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非凡神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地神境
    羅杰是一邊說,一邊將意念與戒指溝通,相比于錢財,小命顯然更加的重要。

    換成另一個人,羅杰求饒了,或許就會放上一碼。可楚非凡當真是嫉惡如仇,他是絕對不會允許別人戲耍他還能好好活著的。況且若非是他實力強悍的話,怕是剛才被圍攻之下都死了,那就當真成了一個冤死鬼。

    對于敵人,怎么樣兇殘卑鄙都是應該的。這個只有適者才能生存,如果掛著虛偽道德和禮教,那你只能成為敵人屠刀下的一具尸體。

    羅杰想要殺他,自然就是他的敵人,眼底閃現著殺氣,楚非凡手起刀落向其頸部就砍了過去。

    “快住手!”眼看著那揚起的手臂就要擊在羅杰的身上,一道巨喝之聲響起,強烈的音波刺激著楚非凡的耳膜,一喊之下,竟然是血流如注,不可遏制。

    “地神境!”腦海中山大王的聲音突然傳來,示警的說著。

    所謂的地神境來人正是康城城主石堅。

    他是通過傳音石從部下口中知道了有人類竟然敢挾持自己手下的偏將,又正逢正面的三眼石魔大軍因為左翼的措敗剛剛退去,他這一路急趕而至。二階地神境的修為,讓他急速趕來后正看到楚非凡欲對羅杰下手的一幕。

    聲音如雷,甚至已經傷到了楚非凡,只是這道喊聲的威力也僅僅如此罷了。楚非凡盡管耳朵中傳來了一陣陣的痛感,可是絲毫不影響他下殺手的動作。

    一記砍手動作干凈利索,羅杰的腦袋就與身體分了家。那看似五階真神境的身體,在楚非凡十五倍力量加持之下真還算不得什么。

    羅杰一死,楚非凡順手就將那手中的儲物戒指拿在了手中。像是這樣的事情他不知道做過多少次,早已經是輕車熟路。

    “爾敢!”

    眼看著楚非凡殺了羅杰,搶了他手中的戒指,石堅是雙目噴火。不用在去解釋什么,他已經認定這個白衣青年就是一個劫匪,一個殺人越貨的強盜。

    如果是平時的廝殺,他根本不會去管。可現在羅杰是他剛任命的偏將,又是慘死在自己的面前,倘若是他還什么也不做的話,難免會寒了其它將軍與士兵的心。

    怒氣橫生之下,石堅身子一動,即來到了楚非凡的身邊,爾后大手向前猛抓而去。

    剛剛將戒指放入到巨門之中,就感受到側身處傳來了一陣的勁風。不用看就知道是有人對自己下手了,且很可能是憑著聲音就可以傷他之人。

    換成別人,面對強者或許會進行解釋。比如說他完全是羅杰想要搶功殺人,他才被迫還擊的。只是楚非凡的驕傲讓他不會那樣去做。管你是什么人,要戰便戰,他從來不知道懼怕兩字怎么寫。

    回身近拳而出,面對著攻擊楚非凡不退反進,他倒要看看,所謂地神境比真神境強上多少?

    有心一試之下,拳與掌對擊到一起,傳來了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聲,之后一道白影飛速后退,給人感覺就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疾退著。

    倒退之人正是楚非凡,這一次對擊,他要承認還是小看了地神境,或是說高估了自己。

    一掌拍飛了楚非凡后,石堅是乘勝追擊而來,在他眼中,這個白衣青年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他要殺一儆百,以告誡那些有其它心思的人,戰場之上,他是不允許同袍相殘的事情發生。

    飛退的楚非凡強壓下要噴血的舉動,那是他感受到石堅追來了。深知對方的修為高過自己太多,如果硬是要逃走的話,或許機會不大,所以只能在戰,尋機而撤。

    將口中帶著腥氣的鮮血強行咽下,楚非凡臉色略帶蒼白之意。可是身上戰意不減,心中更是冷靜異常,甚至他還在默默的測算著對方間的距離。

    “小子死來!”大喝聲越來越近,直至在耳邊炸響之時,楚非凡是雙手一揮,無極棍趁勢而出,帶起了一陣的旋風向身后砸去。

    突如其來的一棍,讓石堅是面色大變。

    盡管還未與那一棍相觸,可是他依然可以感覺到那冰冷至寒的殺意,甚至他會忍不住的去想,如果自己在前進一步的話,很可能就會被一棍而杖斃。

    身形急急停在了半空之中,那種戛然而止的舉動,讓石堅神元之氣突然間逆行,有了一種要吐血的沖動。

    扳回一局的楚非凡趁勢身體回轉,腳步向前,長棍舞動,將這一系列的動作做的可謂是完美之極。

    自從楚非凡身體中有了神元之氣后,在使用起無極棍來有如神助一般,他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無極棍終于可以在手中發揮出了一定的威力了。盡管這種威力還會隨著他修為的提升而加強。但就目前而言,殺傷力相比起以前已經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被灌入了神元氣的無極棍,一起一落間,強大的勁風便是逼得石堅身形連續倒退,縱然就是如此,左腿還是因為退得不及時,被波及而傷,僅僅是那一擊,一聲很干脆的“咔嚓”聲響起,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修為到了真神境之后,除非身死,不然身體任何部位的損傷都可以通過神元之氣來重新復元。忍著疼痛,丹田內的元氣在腿部行走了一周,左腿與正常人無異,只是石堅的臉色確是變得極為難看。

    想他堂堂地神境修為,竟然對一個真神之戰而受傷了,這事如果傳了出去,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笑話自己呢?這樣的恥辱絕對不能強加在他的身上,絕對不能。

    “我與你拼了!”

    抱著寧可重傷,也要擒下楚非凡的想法,石堅停止了后退,轉而發起了攻擊,一幅不要命的樣子。

    當雙方的距離突然間拉近的時候,這大大出乎了楚非凡的意料,因為距離太近的原因,無極棍根本無法在發揮出它的優勢,不得以他只得收棍換拳,以近戰近。

    一換成了肉搏戰,楚非凡的優勢即消失不見,在一拳又一拳,連與石堅對了七八拳之后,他只是感覺到丹田內的神元之氣變得虛浮了起來,甚至抬一下臂膀都變得較之以前費力了許多。

    “看你還不死!”將楚非凡的變化完全放入到眼中,石堅即是一聲冷哼再度欺身而近,要借勢殺人了。

    石堅必須承認,做為真神境,楚非凡的表現已經是非常完美了,怪不得羅杰在其中手中連戰上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只是無論怎么樣,修為的差距在那里擺著,就算是拼神元之氣,他也能耗死楚非凡。

    再度靠近的石堅給了楚非凡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那股子殺氣已經將他鎖定,深知在等待下去,怕真會有生命的危險,他即收起了有些混亂的神元力,用上了生命之力,身體也由剛才的沉重如山變得身輕如燕。

    身形變得輕盈之后,楚非凡一記邊腿踢出,準確的砸在了石堅的腰部,讓對方的身形為之一滯。隨后他是借力反彈向后退去,其速度之快僅是閃息之間人變向著遠方消失不見。

    原本以為手拿把掐的石堅,被這一腳給徹底的踢懵了。

    對方不是應該神元之氣不繼,無力再戰了嗎?

    怎么還有余力進行反擊呢?他自己竟然連躲閃都做不到,就被踢中了,如果大家修為相當,豈不是說這一腳已經要他半條命?

    這到底是什么人?真的只有真神境的修為嗎?

    突然之間石堅心中了一絲的后悔,他應該去招惹這樣的強敵嗎?以至于胡思亂想之間,楚非凡離去了他都沒有去理會分毫。

    石堅并不知道的是,楚非凡如果運足了生命之力,是有與他生死一戰的實力。只是那樣一來,他也必將會重傷,如果周邊的軍隊在一擁而上的話,怕是他連逃走的能力都沒有了。

    一個石堅,沒有深仇大恨,還不足以讓楚非凡以命相搏,所以他及時的離開了。

    身形急閃間,楚非凡連續奔跑了足有四五百里,直到一頭鉆入一片大山之中,這才停下了腳步,背靠著一個需要幾個才能抱攏的大樹不斷的喘著粗氣。

    “哼!地神境也不過就是如此。”待呼息沒有那么急促了,楚非凡一幅不服輸的樣子說著。

    “哎,何必說這般大話呢?這個人才是二階地神階,在加上沒有防備,若不然你以為可以如此輕松的離開嗎?再說,你現在的狀態如何還用我去評價?”腦海中山大王的聲音響起。

    就像是一個被揭穿了身份的小丑,這些話聽在耳中竟然有些刺耳,楚非凡的臉色也是隨之一變,“我說山叔,你是哪頭的,不帶這樣打擊人的吧。”

    “不是我要打擊你。事實上,你做的已經很好了,越一大階挑戰還能全身而退,這足以讓任何人自傲。只是今天一戰,你應該可以看到,修為差距太大的話,就憑一身的蠻力也可以讓你非常的難受。這還是因為對手并沒有修煉過什么高深的功法,若不然的話,今天的結果真是讓人堪憂了。”山大王似是一幅語重心長般的樣子說著。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