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270章 搶去做壓寨夫君
    “誰說不是呢。”門簾掀開,風雪裹挾著幾個人走進來,除了王壑和張謹言,還有客棧的掌柜,賠笑跟在后面,剛才就是他在跟王壑說話。

    王壑看見鄢苓,笑問:“丫頭回來了?書買了?”

    鄢苓一驚,忙上前替他解毛呢大氅,微笑道:“回公子,買了。公子說什么呢,這么開心?”

    王壑除了大氅,順勢坐在椅內,笑道:“剛才北疆不是傳來急報嗎,我恐怕安國的人要打來了,這京城未必安全,我就想回南邊去。掌柜的說——”他看向掌柜的。

    掌柜的接道:“南邊也不安全,江南第一才女造反呢。”

    王壑雙目亮晶晶的,笑道:“她一個閨閣女子,造反又怎樣?還能把爺抓去,給殺了?”

    鄢苓倒了茶來,捧給他。

    他接過,喝了一口,繼續望著掌柜的,聽掌柜的怎么回。這兩天他特別愛聽人談論李菡瑤造反。

    掌柜的道:“哎呀,公子可別大意了。殺了是不會,搶去做壓寨夫君呢?公子長得這么俊,可要當心。”

    “噗——”

    王壑嗆了一口茶。

    鄢苓忙替他輕拍后背。

    張謹言瞪著掌柜的,道:“你哪兒聽來的這混話?人家……江南第一才女,能干出搶夫君這樣事嗎?”他想說“人家李姑娘不可能做出搶夫君這種事”,話到嘴邊又擔心被人聽出來他認得李菡瑤,忙又改口。

    掌柜的爭辯道:“怎不會……”

    王壑咳嗽著連連擺手,示意他別說了,因道:“這都是傳言,不可信。——你哪聽來的?”

    終還是拗不過好奇心。

    掌柜的道:“街上人都傳呢。聽說那江南第一才女是獨女,她爹只得她一個,也沒個兒子。她就想招個上門女婿繼承家業。可是那些有才的公子,誰愿意做上門女婿?她就造反了!聽說已經搶了江南第一才子做大夫人——哦,不叫大夫人,叫大夫君;還有二夫君、三夫君……”

    王壑忍無可忍道:“休得胡說!”

    落無塵還用搶嗎?

    巴不得送上門去呢。

    這些人,信口胡說。

    眾口鑠金便是這樣了。

    但是,落無塵會不會真的跟了李菡瑤……王壑想到這個可能,心里酸溜溜的不自在,忙道:“別說女土匪了,說醉紅樓的頭牌——剛才在外面,掌柜的為何攔我話?”

    掌柜的見問,忙把聲音壓低了,湊近他道:“那醉紅樓新捧上來的頭牌是……公子想,這是普通人?公子還是別趟這渾水,倘或攪進去,丟了性命也難說。”

    王壑震驚道:“誰膽子這樣大?”

    掌柜的道:“我也納悶呢。唉,真是想不到的!想當初王家權勢滔天——”說到這忙把嘴捂住,緊張地向門口看,見沒人,才放心地拿下來。

    王壑道:“多謝掌柜的提點。在下雖然愛美人,也不想惹麻煩。——到底這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道:“這里面的事,我們小老百姓如何能知道。不過,他們神仙打架,我們老百姓心里也有一本賬,私下里說起來,都說王相和梁大人是忠良。”

    鄢苓站在王壑背后,剛才掌柜的對王壑說的話,她全聽見了,不由遍體生寒;又聽王壑笑聲瘆人,怕他一個忍不住暴怒,露了馬腳,忙插嘴岔開話題,問:“掌柜的,朝廷派人去江南剿匪了嗎?”

    掌柜的道:“還不知道呢。這會子怕是顧不上了,邊關都打起來了,哪有人派到江南去。”

    王壑又笑了,道:“江南第一才女,不足為慮!”

    掌柜的瞪眼道:“公子怎么老瞧不起女人呢——”這話聽得王壑等人一愣,都疑惑地瞧著他,懷疑他是李菡瑤派到京城來的探子,故意散布消息的,然他下一句話,讓三人頓時歇了這疑心——“那江南第一才女就是個母老虎!聽說她身高八尺,虎背熊腰……”

    王壑裂開嘴沖張謹言笑。

    張謹言也抿著嘴忍笑。

    掌柜的還在大發議論:“……她劫了許多軍火,聽說那幾千斤重的大炮,她像變戲法一樣變沒了。官兵想捉了她立功,被她打得落花流水!哎呀,徽州現在都是她的天下!擄了許多男子去,做她的夫君……”

    說來說去,又說到搶夫君。

    自來百姓們都愛編這類故事,李菡瑤公開選婿的事,在她起兵造反后,被百姓們發揮了十分的想象力,想著她造反就是為了搶美男,為李家傳宗接代。

    可是王壑跟張謹言不愛聽。

    王壑認為,李菡瑤拒絕進宮是為了自己;張謹言也認為,李菡瑤(觀棋扮的)不肯入宮是為了他。

    王壑還認為,李菡瑤造反,皇帝逼她入宮是誘因,鄢計被害是輔因,他父母被害才是主因;張謹言卻認為,李菡瑤造反,多半是為了幫玄武王族。

    他們聽掌柜的話便刺耳了。

    王壑先聽不下去了,罵道:“豈有此理!這是哪個混賬編的瞎話?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掌柜的忙道:“這不是編的,是真事!我媳婦的姑媽的大嫂子的娘家侄兒在衙門里做事,聽他們班頭說的。班頭的遠房親戚在朝里做官,說是徽州的官老爺上的折子,就是這么跟皇上回稟的。這還能有假?”

    原來是地方官夸大其詞,把李菡瑤描述的越兇惡,便越能減輕和脫去他們的責任了。

    王壑道:“好了,越說越玄乎了。掌柜的,別扯這些,你幫爺買的煙花呢?都妥了?”

    掌柜的忙道:“公子放心。都妥了。不過,朝廷最近查軍火器械查得緊,連帶煙花炮仗都被盤查了。幸虧公子買了運出城,要是從外面運進來可不行。”

    王壑道:“晦氣!快些弄好了,爺要離了這是非之地。”

    掌柜的道:“包在在下身上。”

    談妥后,遂告辭離去。

    王壑即斂了笑容。

    屋里瞬間寒氣浸骨。

    鄢苓忙道:“公子別生氣。這不定是奸賊的詭計,目的就是為了引公子現身。——我想他們還不至于明目張膽到,在王家尚未獲罪的情形下,把王家妹妹弄去那種地方。”

    王壑道:“他們如此費心,爺怎能讓他們失望呢!”頓了下又笑道:“李姑娘在江南弄這么大聲勢,我等須眉男兒,總不好輸給她,要呼應她才是。”

    張謹言立即道:“正是。”

    聲音亢奮、激動。

    王壑道:“這個年,熱鬧了!”

    鄢苓下意識地又捂住胸口。

    ********

    還有三天就過年了,你們是不是已經放飛自我,開啟大吃大喝的逍遙日子了?(*^▽^*)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