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246章 老衲明白了!
    廣惠道:“因為梁心銘乃文曲星降世,輔佐和興盛大靖的。”他一著急,便將這隱秘說了出來。

    嘉興帝和呂暢迅速對視一眼。

    嘉興帝問:“此話怎講?”

    廣惠方丈道:“老衲窺測天機,卜得王亨和梁心銘乃文曲星降世,可輔佐皇室、興盛大靖。故而,先皇才信任、重用他們。這二人若有失,將損大靖國運。”

    嘉興帝豁然站起身,罵道:“老禿驢不好好念經,卻妖言惑主,罪該萬死!呂暢,即刻擬旨——”

    呂暢躬身道:“微臣遵命。”

    說罷走到一旁坐下,準備寫圣旨。

    嘉興帝道:“即刻傳旨:忠義公方磐貽誤軍機,至使王相和梁大人為國捐軀,栽贓給樊綱。著廢除忠義公方磐爵位,查抄忠義公府,將方磐押解回京審訊。”

    呂暢筆走龍蛇。

    他沒有阻止皇帝。

    忠義公并非無辜被牽連,其父方無適當年為梁心銘和先皇私會牽線,這次他和梁心銘陣前勾結,助梁心銘死遁,廢黜忠義公,就是斷梁心銘臂膀。

    嘉興帝又道:“傳旨樊綱,接替方磐鎮守玄武關,令他全力查找王相和梁大人遺骸,運送回京。”

    這是要樊綱追查梁心銘夫妻到底是死是活,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否則皇帝寢食難安。

    呂暢又擬了圣旨。

    嘉興帝接著又道:“傳旨王府:王相和梁大人為國捐軀,令王家發訃聞、治辦喪事,傳信王壑回京奔喪!”

    呂暢會意,這是要拿王壑了!

    他想,此事須得詳細籌劃,因對嘉興帝道:“皇上,要動王家,須得先廢了玄武王。”

    嘉興帝心一沉——

    玄武王,張伯遠!

    張伯遠可不比忠義公方磐秉性忠厚,其心機深沉,現如今又手握重兵,雄踞北疆。

    王家是張伯遠的妻族,張家兄弟二人皆娶了王家女,若知道皇帝滅了王家,哪怕下旨安撫、不牽連張家,張伯遠恐怕也無法心安,只怕就要反了。

    嘉興帝雙目射出寒光,堅定道:“那就廢了!傳旨北疆,令玄武王張伯遠即刻趕赴西北玄武關,接替罪臣方磐。等他交出兵權,命欽差在半途格殺!”

    關鍵時,他腦子好使起來。

    呂暢贊道:“此計甚妙。”

    又道:“還有忠勇大將軍趙子儀,現鎮守西疆。他和王亨是至交,梁心銘原是他的上官,若知道皇上殺了王相夫妻,恐怕不能善了。若只趙子儀,原也不足慮,但他是朱雀王族的人,此事若將朱雀王族牽扯進來,就……”

    就大不妙了。

    試想,文臣王亨、梁心銘都沒了,武將玄武王、朱雀王、忠義公都除了,這大靖還剩下什么?剩下一個白虎公,手上沒多少兵權,勢單力薄,只會造火炮。——不,白虎公鄭基也是被梁心銘解救才恢復爵位的!

    嘉興帝心突突地跳。

    他感到四面楚歌!

    廣惠方丈在旁,聽他二人三言兩語便掀起血雨腥風,倒抽一口冷氣,便是他再四大皆空,再不想染紅塵俗事,涉及天下蒼生,此時也無法鎮定了。

    他喃喃道:“老衲明白了!”

    嘉興帝“嗖”地轉頭盯著他,問:“你明白什么?”

    廣惠方丈雙手合十道:“皇上,老衲卜得梁大人身系大靖國運,以為不容有失;今日才明白錯了。”

    嘉興帝問:“錯在哪?”

    廣惠方丈道:“梁大人之死事小,皇上為此動殺戮、牽連無辜事大。皇上,兩位大人既已為國捐軀,即便不論功,也不該降罪。皇上此舉必會導致天下大亂,正印了天象之兆,恐皇位不保。望皇上三思!”

    呂暢冷冷道:“方丈說反了吧!”

    嘉興帝道:“老禿驢,休要蠱惑朕!”

    廣惠方丈苦口婆心道:“阿彌陀佛!梁大人當年女扮男裝,犯下欺君大罪,先皇饒了她,方才解了國難;若是殺了她,只怕白虎王已經登上皇位了。現梁大人已為國捐軀,皇上厚葬她也就是了;如若揪住此事不放,大開殺戒,無異于自掘墳墓,正印了帝星傾頹之兆啊!!”

    嘉興帝聽得“自掘墳墓”四個字,大怒,再想到他助梁心銘勾引先帝、穢亂皇家寺廟,戾氣沖天道:“禿驢敢詛咒朕!來人,將他拖出午門斬首!”

    兩個龍禁衛沖進來推廣惠,廣惠不動,他們遂一人夾起廣惠一條胳膊,倒拖著出了御書房。

    廣惠方丈眼看著門簾在面前落下,隔絕了他與嘉興帝的接觸,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力和絕望。

    窺得天機又如何?

    他并不能做什么!

    他又無法眼睜睜地看著這一道道圣旨發出去而置之不理,便對著那門簾高呼“皇上就不為天下蒼生,也要想想自己的皇位!帝星將落啊皇上!”

    人看不見了,聲音還傳進來:

    帝星將落!

    帝星將落!

    ……

    嘉興帝氣得渾身篩糠似的抖。

    呂暢擬好了圣旨,捧著去給嘉興帝加蓋玉璽。他站在御案邊,看著老和尚須發皆張、雙眼睜大地沖嘉興帝高呼,俊顏如冬雪一般白、素、冷。

    等聲音遠了、沒了,呂暢才轉臉對嘉興帝道:“皇上,微臣以為,廣惠方丈沒說假話。”

    嘉興帝凜然問:“此話怎講?”

    呂暢沉重道:“他卜得梁心銘身系大靖國運,又卜得帝星將落,微臣都相信。但——”

    嘉興帝眼神緊張而危險。

    呂暢頓了下才接道:“但他乃佛門中人,怎懂得朝廷權利傾軋!自然也不會明白,梁心銘就是那罪魁禍首。”

    嘉興帝冷冷道:“梁心銘剛入仕時是立了功,年紀大了卻戀棧權位,對朕處處掣肘,玩弄心機;這次‘為國捐軀’更是包藏禍心,其心可誅!這天下由誰來掌管,還輪不到她來決定!朕是不會讓她得逞的!”

    呂暢將圣旨放在案上,鄭重道:“皇上息怒。這圣旨如何下,尚需要仔細籌謀,不可輕率。”

    嘉興帝點頭道:“愛卿言之有理。”

    王家乃世宦大家、書香門第,在士林中聲望很高,王家世交親友眾多,王亨和梁心銘更是弟子門生無數,將王家連根拔起,非同小可;更不要說廢黜忠義公、殺玄武王這兩樁大事,無論哪一樁說出去都震驚朝野,都必須在朝堂上、經內閣和六部議定,才能頒發圣旨。

    可是,他們怎敢公開!

    若公開,勢必打草驚蛇。

    ********

    我是瘦瘦的存稿君!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