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238章 觀棋(2)
    李菡瑤真還能回來?

    不,決不能讓她回來!

    李菡瑤若是逃了,那就是欺君大罪;若沒逃,是被人所害,這么多天過去了都沒找到,那也死透了。

    李卓遠自我安慰了一番后,又堅定了信心,強硬道:“我這都是為了家族。大姑娘太任性……”尚未說完,就聽觀棋罵“放屁!畜生不如的東西,滾!”

    李卓遠大怒道:“賤婢敢罵我?”

    觀棋嚴正道:“婢子替老爺罵你!”

    李卓遠氣得倒仰。再估量雙方實力,估計自己是罵不過這賤婢的,沒得讓欽差大人看笑話。便強忍著氣,不跟賤婢一般計較,恨恨地轉身就走。跨過門檻,就見兒子李天明站在天井里,滿眼悔恨地看著他。

    李天明是不贊成父親這次行動的,可李卓遠眼看他這一房再沒了出路,還遭受族人鄙視嘲笑,決意破釜沉舟,要趁機滅了嫡支,興許還有機會翻身。李卓遠給簡繁通風報信后,他這一房人都再也沒了退路了。

    沒有退路,那就一直向前!

    李卓遠堅信李菡瑤躲在大宅。

    正堂上,簡繁瞅著觀棋,很是不樂——出了這么大事,他這個二品官都焦頭爛額、束手無策,這個丫頭卻如此鎮定,若說不是早有預謀,他真不信。

    可就算有預謀,也不該如此囂張!

    他突然發問:“你為何去山里?”

    觀棋目光微閃,反問道:“婢子不能進山?”

    簡繁加重語氣問:“為何進山?”

    觀棋道:“玩啊。黃山風景好,我心里悶,出去散散心。”

    簡繁冷笑道:“你主子沒了,你還有心思散心?看來,不動大刑你是不會招了。來人!”

    親衛們應聲上前,虎視眈眈。

    簡繁喝道:“上拶指!”

    觀棋急道:“等等!”

    簡繁意外,問:“你肯招了?”

    這也太容易了些,反讓他不信。

    觀棋一抬下巴,傲然道:“大人不能打我。”

    簡繁冷笑道:“為何?”

    因為遠道而來,重的刑具不好帶,便帶了拶指。他不好動李卓航夫妻,還不敢動一個丫鬟嗎?

    觀棋道:“大人可知道我家姑娘為何要留下婢子?”

    簡繁道:“知道。”

    不就是伺候李卓航夫妻嗎?

    那又如何!

    觀棋道:“姑娘留下婢子,是要替她在老爺和太太跟前盡孝。換句話說,姑娘已經把婢子當妹妹了。”

    簡繁冷笑道:“若你家姑娘真進了宮,你自然就是李家小姐;可惜李姑娘……”他滿臉惋惜。

    觀棋也冷笑道:“大人做了這些年的官,做事怎么還顧頭不顧尾呀。還不如婢子呢。”

    簡繁威嚴呵斥:“大膽!”

    觀棋道:“婢子不過是實話實說。姑娘丟了,大人追查是應該的。大人說姑娘逃了,婢子也不分辨;就算分辨了,大人也不能全信。大人要考慮周全,就該想到:我們姑娘可能逃了,也可能被人暗害了。姑娘吉人天相,定能逢兇化吉。等她回來,知道大人對婢子用刑,大人想,以我們姑娘的性子和手段,將來進了宮,能放過大人?”

    這是**裸地威脅簡繁!

    簡繁臉皮抽搐,很想罵人。

    他忍住了,叱道:“不知死活的丫頭!你家姑娘再大的能耐,還能強過梁青云梁大人?梁大人也不敢攜私報復朝廷官員。本官奉旨查案,你家姑娘能如何?”

    觀棋道:“梁大人在朝,我家姑娘要進宮,不一樣。”

    簡繁張嘴就想問“有何不一樣”,心頭一顫,又將話咽了回去。因為他想道:梁心銘在朝,是臣子,所行所為都在眾人眼皮底下,一切都要按朝廷法度來;李菡瑤若進宮,就是皇帝枕邊人,枕邊風的威力,自古以來不知吹壞了多少朝綱。還有最重要一條:嘉興帝可不比先帝。先帝雖重視梁心銘,卻不偏聽偏信;嘉興帝可就難說了。

    簡繁轉瞬之間便權衡了利弊,揶揄道:“哦,李姑娘看重你,打不得;別的丫頭總打得。”

    他即刻命人傳賞畫、品茗。

    觀棋又叫“她們也不能打。”

    簡繁挑眉道:“為何?”

    他一邊思索應對對策,一邊好整以暇地看這丫頭能舌燦蓮花,說出什么道道來。

    觀棋道:“大人還不明白婢子的意思?——”說得簡繁很笨一樣,簡繁眼神倏地一冷——“大人這不是打人,這是打臉,打的是我們姑娘的臉面!”

    簡繁:“……”

    你家姑娘在哪兒呢?

    觀棋認真道:“大人審過李家的案子,李卓遠是什么樣人,大人能不清楚?小人而已。大人要用刑,也該先對他們家人用刑,先弄清他是否誣陷。沒有證據,大人就對我們用刑,如何叫人信服?也不給自己留條后路?”

    這不是顧頭不顧尾是什么!

    簡繁的親信屬官都不可思議地看著觀棋,不知她哪來的膽量,敢這樣挑戰欽差大人的威嚴,偏偏說得句句在理,簡繁還真不能把她處置了出氣。

    哪怕觀棋再說的有理,簡繁被一個丫頭挑釁,心里早已忍無可忍,虧得多年宦海經營,練就了超凡的隱忍功夫,養成了極深的城府,才未當場發作,反擺出好笑模樣,寬容道:“也罷,本官就讓你心服口服。”

    說罷一抖官袍,鄭重起身。

    “帶路!本官要親自搜查。”

    他這是怕李家有什么機關暗室,官差和禁軍看不出蹊蹺,他為官經歷豐富,可以明察秋毫。

    他非無能官吏,毫無主見,原本也不會只聽李卓遠一面之詞,只因剛才觀棋言辭閃爍,他起了疑心,才吩咐用刑。現被觀棋一番話堵嘴,他也怕李卓遠誣陷,自己被當槍使了,所以不惜親身勞累,親自搜查。

    天晚了,他暫在大宅內搜查。

    明天,他就要禁軍進山搜查。

    觀棋看著他進內,心想:查吧,細細地查,查完家里查山里,最好能耗在這搜上半個月。

    如此,姑娘在外面才好行動。

    大宅十二重天井,幾百間屋子,被官兵不由分說翻了個底朝天。這些地方禁軍,平日里不用訓練、打仗,只知吃酒賭錢,欺壓百姓,眼下攤上這搜查的差事,自以為遇見了肥差,怎肯空手而歸?都順手牽羊,揣了許多貴重、容易夾帶的小物件;小件拿完了,就拿大的。

    ********

    朋友們,2018年只剩下兩天啦,新年就要到了(*^▽^*)

    日月同輝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