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215章 圣旨
    劉詩雨道:“你很孝順嗎?”

    林知秋:“……”

    他覺得自己很孝順。

    劉詩雨見他這表情,不知為何很生氣,繃著臉道:“你自己家里什么情形,你不清楚嗎?大娘辛辛苦苦掙點銀子,不夠你在外揮霍的。你有什么臉面充孝子?你老娘每天吃什么、做什么,你都知道嗎?”

    林知秋惶惑道:“在下不敢揮霍。今天請客,因為朋友請了在下,在下不好不回請。”

    劉詩雨逼問:“那前天呢?”

    林知秋道:“前天大家湊份子辦詩會,在下不便吃白食。”

    劉詩雨再問:“半個月前那一兩銀子呢?”

    林知秋沒想到她對自己的情況了如指掌,又奇怪又難堪,還有些喜歡,忙道:“那是一位朋友家里母親病了,同窗們大義援手,在下也隨了一份子。”

    劉詩雨點頭道:“交往應酬,不得太吝,否則被人瞧不起;詩酒茶會,可增加經歷學識,好過閉門造車;朋友相幫,義氣之舉,不可不行……”

    林知秋拼命點頭,如逢知己。

    劉詩雨話鋒一轉:“但是,這須得量力而行,而不是靠壓榨老母來維持你在外的君子形象!”

    林知秋神情僵住。

    這話他實在承受不住。

    可是,又無力反駁。

    劉詩雨見他氣焰墜了,心情好了些,放緩語氣道:“百無一用是書生。這話囊括了眾多讀書人的通病——只知讀死書,不知民生疾苦,視柴米油鹽為俗務,覺得計較一針一線太俗,有損讀書人的清名。殊不知,正是親人的‘俗’,維持了他們的‘雅’。清楚這點、知道珍惜的還算君子;瞧不起親人的不過是個偽君子罷了。連自家的生活尚且理不順,將來談何治理民生?又怎懂得治理經濟民生?”

    一番道理說出來,林知秋羞愧得連頭發絲都紅透了,腦子一片空白,艱難道:“在下慚愧……”

    他很茫然,他不會掙錢啊。唯有等高中后,有俸祿拿了,也許能使母親不那么操勞了。

    劉詩雨道:“既慚愧,就該找一份差事,一邊養家糊口,一邊讀書上進。有志者事竟成!況且,將來做官一樣要面對這些人情來往和經濟糾紛,不學著應付,如何能做好官?不能立足官場,又如何替百姓辦事?”

    林知秋見她一派端莊,只覺得她話也通、理也明,自己讀了一肚子的書,此刻竟無言以對。這般不顧身份苦心諫言,林知秋感激的很,也聽進去了;更知她雖是一介女流,卻是執掌劉家買賣的少東家,有心請教。

    因躬身道:“劉姑娘之言,令在下羞愧萬分。在下也想奉養老母,卻找不到門徑。想來真如姑娘所言,讀書讀迂了,是個無用的書生。還望姑娘能指點一二。”

    說罷,深深一揖。

    劉詩雨問:“你不拍丟臉?”

    林知秋忙道:“掙錢養家,有什么丟臉的?”

    劉詩雨問:“那你以前怎不找?”

    林知秋囁嚅道:“無門徑……”

    劉詩雨不大相信地打量他:雖不如落無塵,也是儀表非凡的翩翩少年,更兼畫得一手好畫——她是見過的——身上還有秀才功名,怎會找不到差事呢?

    劉姑娘懷疑他托詞,便道:“你善畫,來我劉家工坊畫圖吧。明天你吃了早飯過來,找夕兒。”又吩咐夕兒道:“你領他去工坊,交代給明叔。”

    夕兒道:“是。姑娘。”

    林知秋喜道:“多謝姑娘。”

    劉詩雨道:“不必謝。我們家可不養閑人。你若做不好,即刻辭退。”說罷頭也不回地進門了。

    林知秋又喜又憂。

    喜的是有差事養家了,還能經常見到心慕的劉姑娘;憂的是怕自己做不好,恐又丟了差事。他剛才沒敢告訴劉詩雨,自己幾次差事都半途而廢,不但沒掙錢,反賠了錢,每一次都是因為他作畫忘了神,誤了事。

    唉,但愿這次別再誤事。

    他收拾心情,回家告訴母親。

    劉詩雨回房后,坐在妝臺前發怔,想不通自己今天為何要多管閑事,幫這個書呆子。

    難道是看林母可憐?

    這世上可憐人多了。

    或者,是因為林母賣給她的那幅刺繡?那幅刺繡的原圖是林知秋畫的,她看了很是欣賞。林母還找出了許多林知秋的畫給她看,都很有靈氣。

    正想著,就聽夕兒問:“姑娘為何幫他?”

    劉詩雨掩飾道:“我不單是為了幫他,也是為了劉家。他的畫很不錯,可為我們工坊所用。”

    夕兒疑惑道:“姑娘自己就善畫,何須他來?再說,工坊并不需要太高明的畫師,只要有繪畫底子就行。”

    劉詩雨有些羞惱,用手指戳著丫鬟額頭道:“就你會說!我還能白養著他不成?你挑些有繪畫天賦的小姑娘跟他學。不求能培養成書畫名家,只要把底子打好,就比工坊的畫師帶出來的強,或者能出一兩個高明的意匠師也未可知。”她原本是情急辯解,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夕兒則聽得兩眼放光,崇拜地看著她道:“還是姑娘有遠見。婢子就沒想到這上頭。”

    劉詩雨為自己的反常行徑找到合理解釋,也不糾結了,正色道:“我是少東家,凡事都要做長遠打算,怎能只顧眼前。——人才培養很重要的。”

    夕兒道:“姑娘高明。不是婢子夸:姑娘經營買賣的手段,除了李姑娘,誰能比得上?”

    劉詩雨噗嗤一聲笑了。

    一夜無話,七月二十三日。

    清晨,李菡瑤在鳥鳴聲中醒來。也許是這些日子太累了,醒來后沒有往常的神清氣爽,渾身懶懶的像沒睡夠似得,不想動彈。她默默地醞釀鼓勁,并在心中羅列今天要做的事,使自己沒理由再賴床:

    首先,江家的喪事要大辦。

    這次跟上次不同,上次案子沒查清,她又忙著跟對手周旋,說辦喪事,其實在迷惑對手;現在案子查清了,這喪事就不能馬虎了。她要讓整個江南都知道:縱然江家只剩下如藍姐姐一個人,香火也會延續下去。

    其次,挽救李家買賣。

    因這件案子,致使李家買賣受到極大影響:交了定金的客戶想要毀約;未交定金的,轉向其他紡織商家合作;原料采買也受到阻礙。現在案子告破,李家度過危機,必須立即、馬上向行內宣告,搶救生意。

    第三,整頓李家內部。

    傳言李家要垮了,李家內部那些意志不堅、有歪心思的,紛紛跳出來,須得好好整頓,再來一次大清洗。

    第四,李卓遠那一房要處置了。

    第五,案子的善后事項。

    第六……

    數著數著,李菡瑤再也躺不住,霍然坐起身。朝旁一看,江如藍也醒了,也坐了起來。

    姐倆對視一眼,同時下床!

    早已等候多時的觀棋忙上前挽起床帳。

    李菡瑤看到另一個自己!

    她波瀾不驚道:“換過來吧。”她今兒有許多事要處置呢,頂著丫鬟的身份不方便發令。

    觀棋忙湊近她,低聲道:“姑娘,還是別換了。衙門那邊興許還要傳喚,姑娘若去,倘或說錯一句話,讓人知道潘子玉抓錯了人,定會問姑娘當時干嘛去了,進而懷疑船廠起火和樓船爆炸的事與姑娘有關。”

    李菡瑤想了想,點頭道:“也好。”于是依然扮作觀棋模樣,反正兩人配合慣了的,行事默契。

    吃早飯時,李卓航命人來觀月樓傳話,要李菡瑤飯后去正院,到他書房,他有事交代。

    飯后,李菡瑤、觀棋和江如藍剛要出門,忽然墨竹急匆匆跑來,跑得滿頭大汗,高喊“圣旨!姑娘,接圣旨!”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