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90章 落無塵受迫
    寧致遠問:“李姑娘去寧波府了?”

    落無塵沉痛道:“是。江家被滅門了。江家船廠即將落入他人之手。李妹妹豈會坐視不理。”

    這件事寧致遠也知道了。

    兩人靜默一會,遂分頭行動。

    落無塵同墨竹到寧波府,拿出信,交代墨竹道:“把這封信送去吳家,一定要親手交給吳姑娘。——江家出了這樣大事,她肯定從霞照回來了。”

    墨竹道:“是。公子放心”

    落無塵又道:“此事關系到江家和李家生死,請她務必要相助。若她不能來,切記立等回信。”

    墨竹道:“墨竹明白。”

    吳家祖居寧波府,不僅是寧波府最大的紡織商,還涉足鹽業。江老太爺為江如澄定下這門親,看重的就是吳家家業豐厚,將來可以為長孫助力。

    墨竹離開后,落無塵便搭船往三江口,正要去找觀棋,便被兩個水軍劫持,帶去一個院落。

    他們并未苛待折磨落無塵,將他送進一布置清雅的書房,便放開了他,客客氣氣請他坐下。

    落無塵一路擔憂,還以為會被送進牢房,不料被帶來這,掃一眼室內,問:“你們為何帶在下來此?”

    忽聽有人道:“是在下讓他們請落公子來的。”

    落無塵轉臉一看,門外進來一青年,一見那與潘梅林有幾分相似的面容,便明白了他的身份。

    這是潘子玉!

    他身后還跟著一小廝。

    潘子玉隨意擺了擺手。

    那兩個水軍便躬身退了出去。

    潘子玉站到落無塵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他,見他并不問自己姓名,道:“落公子不愧是江南第一才子,豐神如玉,才思敏捷。想必已經猜到在下是誰了。”

    落無塵覺得,潘子玉年歲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的模樣——卻毫無年輕人的活潑與朝氣。再穩重的年輕人,譬如王壑、東郭無名,總不失年輕人的熱情;潘子玉卻不同,喜怒不形于色,一看就是心機深沉之輩。

    他當即打起全部精神應對。

    他問:“潘少爺請在下來,所為何事?”

    潘子玉道:“公事!”

    落無塵道:“在下有何事能牽入潘少爺的公務中?”

    潘子玉走到他對面的書桌后,正容端坐,頗有公堂審問犯人的架勢,不過下面犯人卻是坐著的。

    潘子玉道:“靖海大將軍與李家勾結,豢養私兵,野心昭昭。李家長期為靖海大將軍提供軍費使用。這件事,我們已經拿到了證據。你父親曾數次去寧波港水軍營地,連你也去過。你還想抵賴嗎?趁早招供。”

    落無塵輕笑道:“既如此,潘少爺為何不將在下送去公堂,而是帶來這里?”

    潘子玉解釋道:“事涉靖海大將軍,豈能隨意誣告!我們搜集了許多物證,還需要得力人證。你父子雖然牽扯在內,卻是被他人利用,若戴罪立功,其罪可免;況且你在江南素有才名,若為此事耽擱前程,頗為不值。”

    落無塵靜靜地看著潘子玉。

    這番話很是荒謬,然他卻沒有激烈反駁,或者嘲笑潘子玉。潘子玉云淡風輕的態度,讓他心底泛起陣陣寒意: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能令他招供,潘子玉會把他帶來這里嗎?肯定不會。到底他們有什么后招呢?

    落無塵問:“若在下不認呢?”

    潘子玉淡聲道:“落公子又何必作無謂掙扎呢?落公子是讀書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在下祖父——”說到這他垂眸低笑——“不也認罪伏法了么!”

    落無塵心一沉,“若我堅持不認呢?”

    他要知道,潘子玉到底有什么后招!

    潘子玉仿佛知道他的心思,重新抬眼凝視著他,道:“落公子看來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也罷,在下也沒耐心與落公子干耗,陳將軍還等著呢。來人——”

    很快進來一水軍。

    “潘少爺有何吩咐?”

    “去把人帶來。”

    “是。”

    落無塵心再沉一分——

    他們抓了誰?

    他眼中透露出些許不安。

    他拒絕想這人是李菡瑤。

    潘子玉仿佛在欣賞他的不安,就像貓戲老鼠一般,抓了老鼠的貓將老鼠放在面前,耐心地等著,一旦老鼠跳起來逃跑,貓會一爪子拍下去,將老鼠拍老實。可是老鼠若真老老實實不動了,貓又會伸爪子撥弄它。

    少時,門外傳來腳步聲。

    落無塵心提到嗓子眼。

    兩個水軍押著一個少女走進書房,少女嘴被塞住了,但這并不妨礙落無塵看清她的容貌——觀棋!

    落無塵變色,霍然站起身。

    “潘子玉,你竟敢私自拿人?”

    “你不也是在下私自拿來的么?”

    潘子玉好笑地看著他,覺得他這話問得很呆氣,真是讀書讀迂腐了,以為世事都跟上講的一樣。

    落無塵道:“……”

    他忘了這是頭豺狼。

    潘子玉道:“這是李姑娘的貼身大丫鬟——觀棋,更準確說,就是李姑娘。落無塵,聽說你傾心李姑娘多年,不會連心上人都認不出來吧?”

    落無塵目光炯炯地盯著潘子玉,似乎此時此地,他只能用這種方式跟潘子玉對抗。

    潘子玉卻不敢嘲笑他懦弱——江南第一才子,若非浪得虛名,真要名至實歸的話,定有過人智謀;他眼中意味莫名,表明他正在緊急思索對策。

    不能給他任何機會!

    潘子玉便冷酷道:“落無塵,你可看清楚了:你今日若不招供,在下立馬將李菡瑤扔進軍營,共那些水軍享用。他們可是一群如狼似虎的軍漢!”

    落無塵明顯身子一震,急叫“等等!”

    潘子玉道:“你別想拖延。”

    隨即對那兩個水軍道:“落公子若不招供,李姑娘就賞你們了。這可是江南第一才女!你倆拔頭籌。”

    兩軍漢大喜,看觀棋的目光頓時充滿不可言說的猥褻。

    觀棋看見落無塵,也大吃一驚,只是嘴被堵著,無法說話。待聽了潘子玉利用她威逼落無塵,急忙沖落無塵猛搖頭,叫他不要屈服。然一轉臉,就見兩水軍正盯著她,那目光仿佛將她身上衣裳扒光了,令她渾身激起一層毛疙瘩,不由怒視回去,用目光狠狠甩他們耳光。

    潘子玉一笑,吩咐道:“將她嘴里東西拿出來。”

    一水軍上前,伸手扯出觀棋嘴里的布。

    觀棋嘴巴獲得自由,立即道:“落公子,千萬別理他!”

    潘子玉對水軍道:“看樣子李姑娘烈性的很,落公子又不見棺材不落淚,你們就別耽擱了:這書房就給你們當新房,即刻圓房,也請落公子觀禮!”

    他是一點機會都不給落無塵。

    落無塵急道:“且慢!”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