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66章 群芳會
    還有兩名客人不請自來。

    這便是簡繁和火凰瀅。

    最先到的是劉家兄妹。

    劉詩雨一到觀月樓,便拉著前來迎接的李菡瑤的手,匆匆道:“李妹妹,我特地早早趕來,有事要問妹妹,還望妹妹能不吝賜教。劉家不勝感激。”

    李菡瑤手一動,摸向她指端。

    兩管長指甲,好長!

    觀棋也看見了。

    兩人皆不動聲色。

    李菡瑤笑道:“劉姐姐有什么事,進來坐下喝口茶再說。瞧姐姐這心急的,頭上都冒汗了。”

    劉詩雨抿嘴笑了。

    兩人攜手進了觀月樓,上樓。

    在窗前坐下后,丫鬟擺上茶果,劉詩雨也顧不得喝茶吃果,便對李菡瑤道:“我打算拍下興宇。我跟哥哥都推測:這次拍賣,價格還不是最要緊的,恐怕還要許諾工人股份,才能令欽差大人滿意。李家已經分股給工人,如何操作的,章程怎么個擬法,妹妹可方便告知?”

    李菡瑤不料她說的是這個,微微一怔,隨即問:“劉家也打算分股給工人?”

    劉詩雨道:“不錯!”

    這一刻,她神情肅然。

    她雖不如李菡瑤名氣大,在經營買賣方面卻有其獨到之處,且很有主見和頭腦。

    昨天,她和哥哥劉嘉平分析了一天紡織行業未來的大勢,以及朝廷將會對紡織業采取的舉措,最后決定:也給工人分股,就從拍買興宇開始。

    兄妹兩個連夜給父親傳信。

    劉詩雨決意拿下興宇,哪怕家族不同意工人參股的計劃,她也要和哥哥湊銀子買下,單在興宇實行工人參股計劃。

    觀棋兩手交握,站在李菡瑤身邊。

    李菡瑤目光閃了閃,隨即笑道:“這個容易。我讓他們謄錄一份給姐姐就是。”

    劉詩雨欣喜道:“妹妹肯賜教?”

    李菡瑤道:“又不是什么秘密,問工人也能問的到。”

    劉詩雨道:“那不一樣。”

    李菡瑤一面吩咐鑒書安排人謄抄章程,好讓劉姑娘走時帶去,一面勸劉詩雨吃茶,贊道:“姐姐真有魄力。”

    劉詩雨嗔道:“這不是妹妹先行的嗎?怎么倒夸我們有魄力。我們愧不敢當。”

    李菡瑤道:“妹妹那是被逼的,不分股李家就完了,比不得你們,要大魄力才能下決心。”

    劉詩雨笑道:“你就會說話。”

    正事說定了,她也有閑心了,喝了一口茶,朝窗外瞧了瞧,笑道:“真沒想到,黃公子竟然是王公子。”

    李菡瑤也道:“誰能想到呢。”

    劉詩雨道:“原本我還不服:落公子名列江南四大才子之首,怎么就輸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呢?現在看來,倒是件值得夸耀的事。畢竟王公子出身名門,又有那樣的爹娘,家學淵源,落公子輸他一招半式,并不為奇。”

    李菡瑤笑道:“姐姐這么偏袒落公子?”

    劉詩雨臉紅了,又唯恐李菡瑤誤會,因為落無塵正向李家求親呢,雖然輸了棋,對李菡瑤的心思卻是眾所周知,她忙解釋道:“落公子是江南才子。咱們都是江南人,自然要向著江南人說話。難不成還幫外人?”

    李菡瑤笑道:“這話極對。”

    劉詩雨很想問“那你怎不選落公子呢”,心里覺得這話有些唐突,忙咽了回去,轉而問觀棋:“觀棋,你可有把握贏王公子?最好贏了他。”

    觀棋笑道:“婢子盡力。”

    劉詩雨又笑道:“我昏了頭了,想著這王公子是梁心銘的兒子,觀棋贏了他,等于替李妹妹揚名——妹妹調教的丫鬟都如此厲害,妹妹更不用說。可是我忘了,妹妹是要招女婿的,今天若贏了,女婿就沒了。”

    眾人哄笑起來。

    李菡瑤道:“觀棋就是輸了,這女婿也進不來——方少爺是不可能入贅的。今天就是下棋,單純的下棋。”

    劉詩雨道:“或可峰回路轉呢。”

    李菡瑤道:“那不可能!”

    這時,郭晗玉和吳佩蓉先后到達。

    李菡瑤吩咐聽琴:“你伺候劉姐姐,我去迎客。”

    聽琴屈膝道:“是,姑娘。”

    李菡瑤便帶著觀棋鑒書迎出去。

    見面寒暄,李菡瑤道:“兩位姐姐趕得巧,竟同路。”

    郭晗玉笑道:“我前天失禮,想著今天早些來給妹妹賠罪。吳姐姐來這么早,是看婆婆和小姑吧?”

    吳佩蓉含笑不語,郭晗玉說的是事實,她若否認或者忸怩,都顯得輕狂,唯有保持緘默。

    江如藍已好了,但東郭無名還病著,她若活蹦亂跳地出現在人前,未免引人閑言,因此只能繼續“生病”,所以今天不在觀月樓,在摘星閣養病。

    江大太太自然陪著女兒。

    按禮數,吳佩蓉是要去請安的。

    李菡瑤目光一掃,便發現吳佩蓉和郭晗玉的指甲都適中,無名指和小指并無特長美甲。

    她們各自貼身大丫鬟也沒有。

    李菡瑤吩咐鑒書:“你帶吳姐姐去摘星閣見大舅母。回頭再引她來觀月樓。今兒來的客人多,別叫人沖撞了。”

    鑒書屈膝道:“是。”

    又向吳佩蓉道:“吳姑娘請。”

    吳佩蓉主仆便隨鑒書去了。

    路上,吳佩蓉打量鑒書,見她舉止優雅,渾身書卷氣,不由贊道:“李妹妹把你們幾個琴棋書畫調教的如此出色,比一般人家的小姐都要強數倍。”

    鑒書微笑道:“吳姑娘謬贊。”

    吳佩蓉道:“我瞧李妹妹最喜歡觀棋。我倒鐘愛鑒書姑娘這一身書卷氣,氣質高華。”

    鑒書道:“那倒不是。我們姑娘待我們幾個都極好。對我們幾個,姑娘是量才為用、因人而異。觀棋聰慧伶俐,反應快,和我們姑娘的性子最相像,所以姑娘帶她在身邊,替姑娘傳令行事。婢子和聽琴幾個,姑娘都是按我們各自的長處和性格安排差事的,并無偏愛。”

    吳佩蓉道:“原來如此。李妹妹真有將帥之風。”

    鑒書深以為然,卻含笑不語。

    觀月樓這邊,李菡瑤將郭晗玉引進去,剛坐下,又有人來回,說歐陽姑娘、嚴姑娘到了。

    李菡瑤吩咐賞畫:“好生接待伺候郭姑娘。我去迎客。”

    賞畫甜甜道:“是姑娘。”

    李菡瑤帶著觀棋,迎了歐陽薇薇和嚴沁進來,一路早將她們手上看了個仔細:兩人皆留了長指甲!

    兩人的大丫鬟則沒有。

    歐陽薇薇眉宇間隱有憂色。

    親們,這一章以及下一章,有線索隱藏,大家猜猜誰是畫舫那個神秘女子。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