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64章 非常主仆
    觀棋濃密的睫毛往下一垂,遮住黑漆漆的眼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道:“姑娘,先不管他。先籌銀子。”

    李菡瑤便皺起了眉頭,忽然又舒展開來,道:“找大舅母和表哥,從外祖家暫時挪借些。”

    觀棋抬眼,和她對視。

    李菡瑤道:“就怕外公不通融。”

    再富豪,幾十萬銀子不是小數目,誰家都要周轉;再者,江老太爺又重利,怕不肯借。

    觀棋對李卓望道:“李叔,我跟姑娘進去了。李叔先去吃飯,待會老爺還有話要問你。”

    李卓望忙告辭去了。

    李菡瑤便和觀棋往上房來。

    半個時辰后,江如澄便交給李菡瑤二十萬銀票,表兄妹簽下合股文書,合伙購買興宇等五家工坊。

    這銀子雖是從江家公賬上支取的,但江大太太承諾以嫁妝產業作抵押,不夠部分再以江家長房的私房銀子補充,將來的分紅歸江如澄和江如藍兄妹。

    這邊才簽完,那邊胡齊亞派人來回稟:欽差大人查抄潘府,并沒抄出多少銀錢,而興宇等幾家工坊也多是存貨,少銀錢流水,為了償還工人欠債,并為幾千工人尋一個妥善的安身之所,欽差大人下令拍賣工坊。

    消息已經散發出去了。

    現在,官府正清點興宇等五家工坊的資產,以便合理估價,作為拍賣的底價。

    李菡瑤恨道:“潘老賊狡猾!”

    潘家沒銀子嗎?

    當然不是,都抽走了。

    潘梅林這江南織造局的長官表面不知多清廉,怎會將大量金銀財寶擱在這江南府邸。

    觀棋目光一閃,道:“姑娘,橫豎拍賣還要等幾天,咱們先把那盤棋下完吧。”

    李菡瑤忙問:“你說繼續選婿?”

    觀棋笑燦燦道:“噯。”

    李菡瑤道:“那就再請黃——不,王公子來?”說著沖觀棋眨眨眼,意味深長地笑。

    觀棋右手不住摩挲左手無名指和小指指甲,也意味深長地笑道:“還有各家少爺、姑娘,都下帖子請來。他們等結果可是等了好幾天呢,不能讓他們失望。”

    李菡瑤目光就亮了,對鑒書道:“鑒書,你快寫帖子,請各位姑娘和少爺明日來觀戰。記住,之前來的人一個都別落下!哦,還有魏姑娘,也要下帖子。”

    觀棋道:“還有寧公子、張世子。”

    兩人一頓說,定下客人范圍。

    鑒書笑道:“是,姑娘。”

    遂去書房取了一沓精美請柬來,又找出上次請客的名單,研墨蘸筆,開始寫帖子。

    寫罷,交妥當人分送。

    觀棋對李菡瑤道:“姑娘,這件事要告訴老爺知道。婢子去回稟老爺一聲。”

    李菡瑤道:“說的是。去吧。”

    觀棋便往前堂去了。

    李卓航正在東屋聽織錦坊的賬房回話,見她來,對那賬房道:“去吧,月底發放上半年的紅利。”

    賬房答應了,捧著賬簿出來。

    忽見觀棋,忙招呼“棋姑娘好。”

    觀棋笑道:“尤大叔好。要發財啦!”

    尤賬房咧嘴笑道:“發財也是托老爺和姑娘的福氣。”

    觀棋笑瞇瞇問:“你孫子好了?”

    尤賬房感激道:“好了。多虧了姑娘叫人送的藥。我家里的念叨要去給太太和姑娘磕頭,我說這幾天姑娘忙,叫她等幾天,別沒眼色跑來添亂。”

    寒暄好一會,才走了。

    觀棋進了東屋,施禮道:“老爺。”

    李卓航問:“何事?”

    觀棋便將明日請客、繼續選婿一事說了。

    聽見“選婿”二字,李卓航很是郁悶和心堵——選婿選婿,這選的什么婿?全都被這丫頭“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給擋在門外。進都進不來,怎么選?

    觀棋被他沉沉目光看得發毛。

    “老爺?”她試探地叫。

    “知道了。照你家姑娘吩咐就是了。女大不由爹,我也管不了她了。”李卓航說完低頭翻賬本。

    觀棋:“……”

    李卓航半天沒聽見動靜,抬頭一看,觀棋還站在那呢,因問:“你怎么還不走?還有什么事?”

    觀棋訕笑著走到桌邊,一面幫他研墨,一面問道:“老爺,婢子是想問:落少爺他……是如何察覺那女子有長指甲的?我跟姑娘走后,他告訴老爺了嗎?”

    李卓航道:“早上不是說了。”

    觀棋道:“婢子總覺不切實。”

    李卓航微微蹙眉,道:“這不是什么有名譽的事。你一個女兒家,怎好追根究底、盤問不休?”

    觀棋認真道:“老爺,‘失之毫厘謬以千里’。不弄清這些細節,如何能找出那女子?”

    李卓航沉默,好一會才道:“他被人騙,以為你和瑤兒要乘畫舫逃走,才追了過去。看見艙中女子,便想上前看是瑤兒還是你,那女子便纏住他了。”

    觀棋吃驚道:“他失身了?”

    李卓航瞪她道:“別胡說!”

    觀棋訕訕道:“沒事就好。”

    李卓航繼續道:“當時他業已中毒,在和對方糾纏推搡中,發現對方留著長指甲,而他記得,你和瑤兒都沒有長指甲。他慌忙逃離畫舫,洑水離開。遇見魏家畫舫,向寧公子求救,并請寧公子派人到李家報信。”

    觀棋自語道:“原來如此。”

    默默沉吟一會,才告退。

    李卓航卻叫住她,“你且等等。”

    觀棋忙問:“老爺有何吩咐?”

    李卓航看著她道:“欽差大人查封潘府,對潘府上下人進行排查,并未找到那個探監的婢女。”

    觀棋道:“跑了?”

    李卓航點頭道:“看來,潘梅林臨終前確實有交代。這婢女是去了京城,還是去了潘家祖籍云州,亦或是寧波府?”

    觀棋肯定道:“寧波府!”

    江家船廠就在寧波府的三江口。

    寧波港駐扎著兩萬水軍,隸屬靖海將軍顏貺麾下,由顏貺的副將陳飛統領。潘梅林的孫子潘子玉現如今便在陳飛的手下效力,做文書一類的差事。

    潘子玉和潘子辰不同,潘子辰是風流公子,愛風花雪月;潘子玉卻有其祖父的心機和智謀。若潘梅林臨終前有交代,京城和云州都太遠,最可能通傳潘子玉。

    李卓航道:“我也這么推測。”

    又道他已經派人去三江口查了。

    觀棋道:“婢子回去告訴姑娘。”

    李卓航道:“去吧。”

    觀棋這才退出,回到內院,見了李菡瑤,如此這般跟她嘀咕了一陣,李菡瑤便對鑒書道:“鑒書,去幫我把一切有關清毒、、c藥的書都找來。”

    ********

    最后那句話用字母代替,不然被和諧(*^__^*)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