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20章 會一會天下俊彥!
    潘子辰被眾人盯著,臉有些紅,卻強撐著深情道:“在下一直仰慕李姑娘,立誓非她不娶。李姑娘乃李氏獨女,身負家族重任,在下怎忍心強逼她嫁人?在下是潘家旁支,且家中不止一個兄弟,不愁家業繼承,故而愿身入李家,與李姑娘白首偕老,為李家開枝散葉。”

    江如澄聽得忍無可忍,很想把這家伙摁水里,灌他一肚子水。經此一比,看落無塵立即就順眼了。

    觀棋點頭道:“潘公子如此深情,婢子也很感動。可是,萬一我家姑娘沒選中你,你豈不要出家做和尚?”

    潘子辰漲紅了臉,無言以對。

    江如澄瞅著觀棋差點笑出聲來。

    觀棋又問落無塵和方逸生二人:“你們有什么法子助我家姑娘解決家業繼承問題?”

    顯然,她留意到這二人回答不同。

    落無塵看著她微笑道:“這個,在下只能告訴李姑娘。”

    方逸生也道:“在下也要親自對李姑娘說。”

    其他人不等問,紛紛道:“在下也要親自對李姑娘說。”

    江如澄嘲弄道:“你們都約好的?”

    眾人都笑,哪管他譏諷,反正又不是一個人。

    觀棋依然笑燦燦道:“如此,就請諸位闖第二道關。”又向眾人道:“不愿入贅李家的,請離開。”

    墨管家忙上前送客。

    霎時間走了一大半。

    這些人被墨管家請到別室喝茶,好生招待后,才送出李家,然后李家要招贅婿的消息在城里迅速傳開了。

    再說李家別苑這邊。

    堂上,觀棋宣布第二關:“我家姑娘布了一局棋,黑子已陷絕境,若有人能救活它,即算過關。”

    緊跟著又宣布第三關:“第三關便是同婢子對弈,贏了婢子,便可見到我家姑娘。”

    那潘子辰瞧著落無塵和方逸生想:“聽說李姑娘棋藝高超,且不說我破不了她的棋局,即便破了,有這兩人在,我也難勝出。須得想個法子才好。”

    他便道:“李姑娘選婿,是為了解決李家家業繼承問題,更是為了覓一知心人,白首偕老,對嗎?”

    觀棋點頭道:“不錯。”

    潘子辰道:“既如此,第二、三關都以棋藝為考較標準,似乎有些欠妥——這竟不是選女婿,是選棋道高手了。棋下得好,就能是李姑娘的良配嗎?”

    落無塵立即明白他的心思,起身道:“李姑娘選婿,自然要才德兼備,若不考較能力,如何撐立門戶?擅布局者,胸中自有韜略,才能配得上李姑娘!”

    江如澄擊掌道:“說得好!”

    哼,表妹就算招贅婿,也不能讓歪瓜裂棗都混進來!

    方逸生雖不懼潘子辰,卻知道自己在棋盤上肯定爭不過落無塵,更不可能破解李菡瑤的棋局。

    他便附和潘子辰道:“在下與潘少爺想法一致。李姑娘以一盤死棋考較我等,就是要我等替她解決李家的困境,死中求活。在下以為:只要我等有這份心意即可。至于棋盤上的輸贏,可以找幫手來代為闖關。橫豎闖關后,能不能被李姑娘青目選中,還要看我等能不能打動她。”

    落無塵急道:“這萬萬不成!”

    江如澄笑道:“方少爺,找幫手來代為闖關,虧你能想得出來!這是相女婿,也是能代替的?”

    潘子辰道:“怎不能代?方少爺也說了,能不能選中,還要看第四關,看我等能不能打動李姑娘。”

    觀棋聽得興趣盎然,好像頗為意動。

    落無塵急忙看向李卓航,“李老爺!”

    方逸生見他抬出李卓昂,然經過剛才這一幕,可見李卓航是做不了女兒主的,因此他對觀棋笑道:“觀棋姑娘,你還是去請示你家姑娘吧。成不成的,我們在這里再爭論也無用,或許李姑娘覺得可行呢!”

    落無塵看著觀棋欲言又止。

    觀棋想了想,道:“好,觀棋便替大家跑一趟。”說著走下堂。

    落無塵微微嘆了口氣。

    江如澄喝道:“觀棋!”

    起身離座,要攔住她。

    觀棋白了他一眼,道:“表少爺,別鬧了!姑娘自有主見,你我豈能代她作主?”

    江如澄無奈止步。

    劉嘉平笑道:“有其主必有其仆。這觀棋姑娘受李姑娘調教,倒跟傳聞的李姑娘性子有些像。”

    落無塵等人都沉默。

    一刻鐘后,觀棋轉來。

    她笑道:“姑娘答應了,說便不是為了選婿,多幾個同道中人來切磋棋藝也是好的,但要加一個條件。”

    潘子辰急問:“什么條件?”

    觀棋道:“你們請來的幫手,不得超過二十歲。”

    有人笑問:“那是不是還要未成親、未定親?”

    眾人轟然大笑,仿佛明白李姑娘的用意。

    又一人道:“他們只是來幫忙闖關的,不是來選婿的,李姑娘可不能把幫忙的給選去了。”

    觀棋笑道:“雖說‘學無長幼,達者為先’,但棋藝一道除了天賦,后天的實戰經驗也很重要。我家姑娘年方十五,婢子也才十六,各位若是找個胡子一大把、久經世故的人來跟我們對弈,你們的臉面往哪兒擱?”

    眾人都笑不出來了,很尷尬。

    方逸生道:“這提的公平,就這樣。”

    好險,王壑今年剛二十。

    潘子辰也慶幸:東郭無名今年十九。

    觀棋見無人異議,道:“那各位快去請幫手吧。”

    眾人霎時動了起來。

    方逸生急出門告訴小廝:速速回家請黃公子(王壑化名)來,如此這般,請他助臂,小廝忙去了。

    潘子辰也告訴小廝:速去告訴潘大人,派東郭無名前來李家,如此這般,助他闖關,小廝也忙去了。

    那些以為入贅便可撿便宜的人見此情形,頓時沒了主意:都想入贅李家,他們還有何優勢?

    沒有優勢,如何撿便宜?

    看來,他們今天算白來了。

    落無塵苦笑——把選婿玩出這般花樣來,也只有李妹妹了。聽聽她說的多輕松:多幾個同道中人來切磋棋藝也是好的。這可是為她選婿,不是棋藝比試!

    她怎么一點不緊張呢?

    她不緊張,他很緊張!

    他很清楚李菡瑤的打算——

    并不指望這次能選到良婿,只不過趁此機會向天下宣告:她李菡瑤要娶個夫君回家鎮宅,撐起李家門庭!

    這贅婿須得符合她的條件,否則她寧缺毋濫。

    她還想趁機會一會天下俊彥,表明她有這個實力突破世俗加諸于女子的種種桎梏和規矩,承繼李家宗祀。

    梁心銘能以女子之身屹立于朝堂,為帝師,為百官之表率,她也能成為天下女子之表率!

    落無塵為自己擔心。

    江如澄則想:妹妹已經十五了。就算還小,也耽擱不起。今兒若選不到合心意的夫婿,將來更難了。

    須知女孩子的年華耗不起!

    ********

    朋友們,俊彥齊聚,是不得砸月票替瑤兒助威?!(*^__^*)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