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11章 七年后
    王壑反問道:“怎么不關我爹的事?”

    王亨身為左相,在朝,為百官之首腦;在家,為族人之表率,族人犯錯,他難逃其責!

    張謹言道:“他彈劾王詔罷了,攀扯舅舅做什么?難道舅舅跟他有仇?”

    王壑道:“怕是真有仇。請百度搜索”

    這些年,父母得罪人太多了,有些在明面,有些不知藏在哪旮旯,盯著王家,隨時準備撲來。

    張謹言道:“他不怕舅舅舅母?”

    王壑道:“他還真不怕。眼下別說我爹娘不敢對他怎樣,便是別人朝他下手,我爹娘也會出面保他,以防被人說成落井下石、鏟除異己。人家都算計好了!”

    張謹言吃驚地張大了嘴。

    王壑自言自語道:“不急。”

    張謹言忙問:“什么不急?”

    王壑避而不答,起身道:“明早咱們動身。”

    次日一早,他們向凈慧方丈告辭,下山后望南而去。

    這次歷練,王壑與表弟商量,準備從東南沿海開始,再折往西南邊疆,再往西部邊疆,再去西北,再到正北,再到東北,繞大靖一圈后,再直下江南。

    如此,環游大靖一圈。

    大靖內部各州:京城那片是他生長的地方,將來要回歸;江南和原一帶,他作為最后一個目的地。

    他先去東南和西南,是想查訪一件事。

    當年,他母親以一介知府的身份,扳倒了當朝宰相左端陽,左氏一族被滅九族。當時,左端陽的侄子左秋風在西南雪州任官,左端陽事發前,命孫子左天松投奔其叔。后來,左秋風和左天松等人都被押回京城伏法。

    王壑想查明,左家真沒人了嗎?

    他不想對左家趕盡殺絕,卻絕不會任由敵人在暗處窺視王家,伺機報復父母。——左端陽死有余辜,滅左家九族的,是先帝和一干朝臣,不是他的父母!

    西南邊疆,由朱雀王趙寅鎮守。

    西部邊疆,原由白虎鎮守,然白虎侯鄭基剛恢復爵位封號十幾年,根基尚淺,西疆便由他和忠勇大將軍趙子儀共同鎮守。同其他兩王相,白虎侯手并無兵權,但他掌握著大靖最先進的火器制造技術。

    王壑此番去西疆,是沖火器去的。

    然后是西北玄武關,由忠義公方磐鎮守;正北邊疆,由玄武王張伯遠鎮守;東北沿海,駐扎著靖海大將軍的水師,這些大靖疆域,他都要走到、了解。

    這一圈繞下來,七年過去了。

    這七年,朝廷人事變換。

    七年來,王亨和梁心銘已被推到大靖朝的風口浪尖,位高權重,卻又如履薄冰。

    他們每提議一項政令、每懲治一名貪官或權貴,先帝在時,是立功、被嘉獎;現在卻被指責乾綱獨斷、無視君威。如今大靖下,都道王相夫妻權傾朝野,他們往前進,是萬丈深淵;向后退,亦是萬丈深淵。

    王壑察覺父母岌岌可危,立即返程。

    他沒有回京,而是奔江南來了。

    江南,原本是他最后的目的地。

    幾年前,嘉興帝大婚,由太后做主,選了太后娘家侄孫女為皇后,一并入宮的,還有潘貴人等女。

    這潘貴人乃前面所提到的潘梅林的侄孫女,進宮后十分得寵,先是誕下三皇子,升為妃,后升貴妃。

    梁心銘看不慣她妖媚惑主,又不便出面干涉皇帝后宮事,便巧施手段,令太后申斥了她幾次。

    潘貴妃不敢怨太后,便屢次在嘉興帝面前哭訴,說梁大人仗著帝師的身份欺辱她,她除了太后這個宮內的婆婆,宮外還有一位婆婆,凡事都要受轄制。

    潘家人更視王亨和梁心銘為死敵,其他官員樂不得,正要借潘貴妃之手,壓制王相和梁心銘的權勢。

    小人趁機進讒言,道是牝雞司晨,亂了綱常,以至于先帝在壯年時駕崩,各地水旱天災頻頻,乃天示警。

    嘉興帝漸對梁心銘不滿。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潘貴妃受寵,潘家人也得重用——潘梅林前年被調任江南,任江南織造局的織造長官。

    這是個肥得流油的缺。

    潘梅林任后種種行徑,不消細說。

    梁心銘身為左都御史,卻一直隱忍不發,與她剛出道時的雷霆手段無法相。

    人都道,梁大人最會見風使舵、明哲保身。

    看,這是朝堂傾軋:

    進,是錯;退,亦是錯!

    王壑此行江南的目標,便是潘貴妃!

    嘉興七年六月,湖州、景泰府、霞照縣。

    景江碼頭,這日,驕陽似火,從船下來幾個男子,頭戴著斗笠,身穿灰色短褐,各牽一頭騾子,騾背馱著簍子,站在熙熙攘攘的碼頭,與南來北往的行商無異。

    其一人將斗笠朝抬了抬,露出一張年輕的白面俊顏,約莫二十左右,眺望茵茵翠翠的江堤和熱鬧的碼頭,嘆道:“還是江南好啊,和風日麗。”

    另一人干脆掀了斗笠,是個黑健的少年,面相憨厚,嘀咕道:“明明是驕陽似火。”

    這幾人便是王壑、張謹言一行。

    經過七年的顛簸和風霜,如今他們已洗盡浮華,無需偽裝,看去與販夫走卒并無二致。

    “哥,我想吃點好的。想吃魚。”張謹言舔舔嘴,向往地看著碼頭外,那里有繁華的街市!

    這七年來,他跟著王壑饑一餐飽一頓的,著實吃了不少苦頭,眼下終于苦盡甘來了。

    “好!等賣了這些貨,哥帶你去大酒樓吃,”王壑豪氣地一拍騾子脊梁,“走!”

    老仆在后面聽了,莫名想笑。

    他們在外游歷,都是自謀生路。

    自謀生路,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他們又不能停留在某處一心一意地打拼,這便難加難。

    王壑想來想去,便干起了行商的勾當:每到一地,一邊游歷,一邊搜羅當地的特產土物,帶到另外一地,販賣后賺取差價,這么的,游歷倒方便了。

    這七年來,他們販賣過許多東西,尤以玉石、藥材最多,因為這些東西貴重、輕便,容易攜帶,他們一行三人,兩人武功高強,也不怕人搶劫。

    王少爺滿腹智謀,張世子韜武略,可惜,做行商并不別人強,也只是賺些小錢而已。

    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

    他二人不可能行行都精通。

    還有一個緣故:他們這次出來的目的是游歷,不是賺錢,因而不肯花費精力,舍本逐末。

    但出來七年,眼看要回家了,不得給家人捎帶些禮物回去?既要買禮物,便需銀子。

    王少爺打定主意要在最后關頭賺一筆,因此,他們親自進入北方大森林采藥、割鹿茸,又將積年倒手攢下的老本進了些貨,裝了幾大簍子帶到江南。

    ********

    七年彈指一揮間,小姐姐歷練回來啦!小瑤兒的成長和所有人物關系鋪墊也完成了,高潮劇情即將到來,求月票啊求月票!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