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110章 神交李姑娘
    長房二伯母道:“奔喪?她眼里要是有長輩,當年能做出那樣沒廉恥的事?”

    郭嘉懿:“……”

    長房二伯母見她總為別人說話,又道:“姑奶奶,你一直替那女人說話,該不會是還惦記李家表哥吧?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大張旗鼓地認生母,忘了誰把他拉扯大的!我懷疑他早知道自己身世,所以當年……”

    “二伯母!”

    “二嫂!”

    郭嘉懿母女同時出聲制止。請百度搜索

    郭嘉懿憤然起身,出去了。

    她剛才并非替慕容星說話,當時李清陽為了子嗣,納了許多妾,姑姑都容了,還差一個慕容星?

    若慕容星進了李家跟姑姑爭風,那另當別論,然而人家一隱是三十年,有過錯也抵償了。

    這次回來也是巧,正碰表哥被擄,換做是她,也要現身救兒子,這時候誰還在乎名聲?

    二伯母真是不可理喻!

    王詔為官不正,能怪別人?

    ********

    這件事,影響了李卓航和外祖家的關系。

    那日,他親自帶了禮物郭家,解釋道:他無法給生母名分,卻不能不認她,這不僅關乎李家血脈,更關乎人倫,況且這也是嫡母生前的意思。

    他娘舅,也是郭嘉懿的父親倒是沒有責怪他,但此后郭李兩家來往便大不如從前了。

    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且說王壑到湖州小青山——玄武王祖籍在小青山下的清南村——與表弟張謹言會合后,動身往西南邊疆去。途經霞照縣,聽說青華府災民擄劫了李卓航父女。

    王壑大驚,心想:這殺豬的和牛販子行事莽撞,走時千叮嚀萬囑咐,怎會做出這等事?

    這不是自絕后路嗎!

    他離開時教給葉屠夫:若是官兵逼緊了,可退去青華山自保,等待朝廷派人前來調查,擄李卓航干什么?

    這事他不能坐視不理。

    然等他和張世子、老仆快馬趕到青華府,李卓航父女已經脫困,他忙斂藏行跡,沒現身。

    他令老仆扮作香客去青華寺打聽,才知事情經過。

    聽說王詔竟然卷入倒賣官糧一案,他又驚又怒,一面又對李卓航這人來了興趣。

    李卓航先后兩次被災民誤解:一次在青華府,災民洗劫太平綢緞莊;一次在徽州府,父女兩個被葉屠夫擄劫,兩次均危及性命,他竟然都能化險為夷,最后還收服了葉屠夫牛販子等一干人,因為他心善?

    王壑可不相信。

    真要心善的話,早死了!

    王壑反復盤問老仆事情經過,想從找出答案,然而老仆只打聽了大概消息,再問不出來了。

    王壑無法,便親青華寺。

    這次他沒有改裝,以本來面目求見凈慧方丈,并報名諱,稱自己是王亨和梁心銘的兒子,路過此地,特來拜謁。

    十幾年前,原白虎王林嘯天謀反,派人占據了青華寺,正是梁心銘帶人搗毀了反賊窩點,救了合寺僧眾。

    凈慧方丈笑道:“善哉,原來是故人之子。都長這么大了。”當年他遇見梁心銘時,梁心銘尚未成親呢。

    方丈又打量張謹言,見其年少英挺、舉止不俗,猜他身份也必定不凡。然王壑并不替他們引見,反拜托他道:“小子這次出門,是奉父母之命歷練。本是隱匿行跡的,還望方丈別透露了小子身份才好。”

    方丈忙道:“小施主盡可放心。”

    因對張謹言更不盤問了。

    他引王壑二人入靜室看茶,敘起往事,被王壑巧妙地將話題引到災民造反來。

    王壑道:“小子聽說,前日有亂民占據了青華山,可曾傷及寺師傅們?誰來剿滅的?”

    凈慧方丈忙道:“不曾傷人。他們也是可憐……”一面嘆息,一面說起事情經過。

    這可老仆說的詳細多了。

    王壑聽說李姑娘年方八歲,竟徒手抓毒蛇,制服了胡齊亞,用蛇咬傷葉屠夫,并以葉屠夫的性命脅迫胡清風兩次賣身,敬佩之余對解毒藥的來歷起了疑心。

    他便問,李菡瑤用什么藥治好了葉屠夫。

    凈慧方丈告訴他,李菡瑤先是給葉屠夫吃了一顆解毒丸,后來才又給了外敷的藥膏。

    王壑確定,那是自己送墨竹的。

    凈慧方丈故意賣關子,先不說李菡瑤制服胡齊亞后,將胡齊亞如何了,等說到胡清風背信棄義時,才拋出李菡瑤預留的后手——藏匿了胡齊亞,懲罰胡清風背信棄義!

    張謹言忙問:“藏哪了?”

    凈慧方丈笑道:“小施主猜呢?”

    王壑腦子轉得極快,馬從十幾年前林嘯天謀反,聯想到后山精舍暗藏乾坤,因而試探問:“難道有機關?”

    凈慧方丈贊道:“小施主說對了。”

    王壑來了興趣,道:“方丈可否帶小子去后山看看?”

    凈慧方丈欣然道:“請隨老衲來。”

    當下領著他兄弟前往后山。

    王壑打量散落在山坡松林間的精舍,仿佛看見母親在這里懲奸除惡,破開重重迷霧,揭露一場驚天陰謀。

    當年那場叛亂,白虎、朱雀、玄武三王全部牽連其,孰忠孰奸,撲朔迷離,是母親最先察知真相,并與父親聯手,才將原白虎王顛覆大靖之舉消弭。

    他懷著朝圣般的心情,走向其一間精舍。

    一連察看了好幾處,都暗藏機關暗室,雖不甚復雜,難為那李姑娘才七八歲竟能破解,又是危急關頭,這份機智和應變的能力便非一般人可。

    他想:墨竹也才七八歲呢。

    他又問及那批災民的安置。

    凈慧也大致說了。

    王壑特地去看了胡清風等人,在青華山一山谷,正帶著一群莊稼漢子開墾荒地,興建農莊。

    王壑沒有過去招呼,隱在林內,打量這片山形地形,對張謹言道:“這里倒是個藏兵之所。”

    他總覺這牛販子不簡單。

    如今投到李卓航身邊,李卓航不帶他回李家,卻在此地建農莊,只是為了安置災民嗎?

    張謹言看了也點頭。

    當晚,王壑便將王詔的所作所為寫了一封密信,發往京城。王詔是他王氏族人,此事恐會連累他父母,他不放心此離去,決定在青華寺住下來,坐等結果。

    此后,他每天同凈慧下棋、論佛理。才過了幾天,處置王詔的旨意便下來了,還有賜匾給李家。

    王壑詫異:算算他的信還沒到京城呢,朝廷的旨意怎下來了?即便鄢計具本彈劾,也沒這么快。

    是誰,搶先一步下手?

    針對的是王詔,還是王家和他父母?

    王壑急速思忖,把徽州的大小官員都過了一遍,依然沒有頭緒。直到半月后,收到父親的密信,才知原因:原是監察御史段啟明彈劾父親治家不嚴,縱容王詔在徽州為所欲為,竟勾結青華知府倒賣官糧。

    段啟明之弟段啟瑞正在徽州。

    張謹言生氣道:“王詔犯的錯,關舅舅什么事?”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