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98章 父女歸來
    他是搶著來報喜的,因為太激動了,有些歇斯底里、聲音凄厲,不像報喜,倒像報喪。?隨{夢}小◢

    院子里陡然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落無塵正編得起勁時被打斷,笑容僵在臉上,木然看向江如澄;江如澄也正傻傻地看著他。

    江如澄想:“爺是瞎編的呀,真回來了?”

    落無塵則想:“難道我有預言成真的天賦?”

    李卓航父女一到家門口,便問家里情況,門房見老爺真回來了,再不敢隱瞞,三言兩語把這幾天的事說了。

    李卓航只聽到一半,抬腳就走。

    李菡瑤更急不可耐,兩手提著裙擺,撒腿就跑,觀棋和品茗忙也跟著她跑。

    “母親!我們回來了!”

    李菡瑤沖進正院,目光在院內一掃,在人群中捕捉到江玉真的身影,隔老遠便張開雙臂,撲向她。

    江玉真從愣怔中醒過神,疾步下了臺階,激動道:“瑤兒!”張開雙臂接住女兒,一手扶著她的肩,一手撫摸她的小臉;兩眼把她上下左右打量,看她可傷著了、可受了苦;一面開心地笑著,一面不住滾淚。

    鄭媽媽在旁也不住用帕子擦淚。

    李卓航隨后進來,眾人紛紛叫“家主”“方舟”“老爺”,他一概不理,徑直走向江玉真。

    江玉真抬眼,看著那頎長俊逸的身形、俊朗的臉頰,腦海里浮現一個念頭:他瘦了!

    恍惚間,她想起他們第一次相見的場景,她站在錦繡堂內,驀然回首看見他,一眼萬年。

    她含淚笑問:“你回來了?”

    李卓航笑答:“回來了。”

    他雖預見到妻子處境艱難,卻沒想到會看見這樣一幕場景:平日受他多方照拂的族人蜂擁而至,如群狼環伺,面目猙獰,隨時要將妻子撕成碎片。

    他心中戾氣翻涌,就要爆發。

    李菡瑤因見娘親掉淚,想寬慰她,忙插嘴道:“娘,我們好好的,一點沒吃苦。娘,這是葉屠夫——”她瞥見葉屠夫等人進來了,忙招手示意他們來拜見主母;也是向眾人顯擺:他父女不但平安歸來,還收服了土匪。

    葉屠夫等人忙上前給江玉真磕頭。

    李菡瑤在旁引見:“娘,這是品茗,我新收的丫鬟。這是葉屠夫,是品茗的爹。他可厲害了,為人又豪放,兩把殺豬刀使得出神入化——”

    這腔調有些像說書的,“殺豬刀”聽著也難登大雅之堂,李菡瑤說到一半,警覺這引見有些不入流,好在她讀書過目不忘,肚里攢了不少墨水,急忙補救——

    “就像庖丁解牛,技近乎道!”

    利用一個典故,瞬間拔高屠夫形象。

    那時,江老太爺父子也下了臺階,圍在他們一家身旁,看著李菡瑤笑得合不攏嘴,如看珍寶。江如澄和落無塵還沒從謊言成真的震撼中回神,也盯著李菡瑤看,聽了李菡瑤的話,兩人都忍俊不禁,快活的很。

    在場好些人都沒聽懂,以為葉屠夫有什么獨門秘技,才讓李姑娘另眼相待,都專注地打量他。

    這情形取悅了葉屠夫,又深感自己魯莽,導致李家遭遇此大禍,差點家破人亡,心中愧疚,忙又磕頭請罪:“太太,都是小的糊涂,受人挑唆,才誤會了老爺,把老爺和姑娘擄去,害得太太擔驚受怕,請太太懲罰小的。”

    江玉真道:“老爺既饒了你,我又怎會罰你。記住這次教訓,往后不可再輕易受人挑唆。”

    葉屠夫忙道:“是,小的再不敢糊涂了。”

    一轉臉,忽看見李卓然,正往人后退呢,急忙大叫:“是你!——老爺,就是他告訴小的,說老爺跟官府勾結,倒賣賑災官糧;逼死嬸子,不仁不義……”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李卓然便暴露在眾人目光下。

    他慌亂不已,色厲內荏道:“胡說,我從未見過你,何曾挑唆你?你敢胡亂攀咬!”

    葉屠夫惱了,道:“我一見你就認得怎么是攀咬?你想賴?咱們去徽州城里找那家酒館的伙計作證。”

    李卓然心里咯噔一下,更慌了。

    李卓航卻沒有理會葉屠夫的指證,只掃了一眼三老太爺等人,問江玉真:“這是怎么回事?”

    這話他一進來就想問的,被李菡瑤打斷了。

    這么多人,他只問妻子。

    因為他只相信妻子。

    江老太爺忍不住道:“賢婿,你今兒要沒回來,你媳婦怕是要被這些人生吞了。”

    李卓航聽了不語,依然盯著江玉真,等她說。

    江玉真這些日子所受的擔憂、恐懼、憤怒、屈辱,一齊涌到嘴邊,想要告訴他,嘴唇動了動,卻說不出來。

    他回來了,她便放心了。

    所有的苦難都不值一提。

    再者,這些事一句話也說不清,還是撿最要緊的說罷。

    她轉向正屋,看著廊檐下的慕容星,輕聲道:“這位慕容居士來說,三十年前曾送了個孩子給李家。他們都說,這孩子就是李童生。”

    李卓航扭頭看向慕容星。

    從李卓航跨入院門開始,慕容星的目光就沒離開過他。初見的剎那,她感到心中猶如被一柄大錘重擊,痛得微微前傾。待李卓航看過來,橫眉微蹙,鳳目凝視著她,她眼前一陣暈眩,耳邊響起一聲溫柔的輕喚“星兒!”

    除了這聲喚,她什么也聽不見了。

    跟她同來的婢女擔憂地扶住她,一面含淚看著李卓航,不像初見,倒像看到了久別的故主。

    見李卓航盯著慕容星,墨老管家怕他質疑慕容星的身份,忙上前道:“老爺,慕容居士確是老太爺的人。”

    李卓航靜默了一會,道:“進去說。”

    說罷扶著江玉真的手臂,向正屋走去,李菡瑤在另一邊牽著母親的手,一家三口并肩而行。

    上了臺階,來到慕容星面前。

    李卓航頓了下,便越過她,進去了。

    慕容星刷地放下帷帽黑紗,遮住一臉淚水。

    鄭媽媽等仆婦跟著魚貫而入,剛回來的王媽媽經過慕容星身邊,盯著她目光閃爍、神情奇怪。

    李卓航和江玉真在堂上坐下后,揚聲道:“都進來!”

    墨老管家聽了,忙吩咐一個小廝:“去請智善大師來。”然后顫巍巍地邁步上臺階。

    李卓然走到慕容星身旁,等她示下。奇怪的很,慕容星并不在意他這兒子,只盯著屋里。

    三老太爺和四老太爺看著上房大門,不敢動;李卓遠譏諷地看了他們一眼,招呼落家父子進門。

    落霞卻躊躇了:李卓航要處置家事,他們是外人,在場未免不合適。李卓航仿佛知道他心思,已經吩咐墨管家。墨管家趕出來,親自帶他父子去安置。

    江老太爺祖孫三個也沒進去。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