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95章 考驗女婿的時候到了
    江玉行、墨管家緊跟著也進來了。

    三老太爺忙問:“可辦成了?”

    李卓然頹喪道:“沒辦成。”

    三老太爺恨恨地跺腳惋惜。

    李卓然看見慕容星,眼睛一亮。

    這是他的親娘!

    只恨當年李婆子歹毒,私自截留了他,若他被送去嫡支,必能受最好的栽培,怎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慕容星無名無份、身份尷尬,他不能稱她“母親”,連“姨娘”也不能叫,慕容星并不在意,讓他叫自己“慕容居士”,李卓然雖不甘也只能從命。

    盡管如此,李卓然仍以慕容星為傲,覺得比李婆子強了不知多少倍,他寧做慕容星的私生子,也不愿做李婆子有名有份的兒子。

    他上前躬身道:“居士來了。”

    慕容星微微頷首,并不出聲。

    李卓然直起身,轉對江玉真道:“大嫂真想救兄長?我怕你根本不想救,而是另有所圖吧。”

    慕容星神情一冷,問:“怎么說?”

    李卓然恭敬道:“回居士,大嫂恐怕猜到兄長和侄女兇多吉少,擔心將來無依無靠,故而要把這份家業搬回娘家去。如此,她便成了江家的功臣,再嫁也容易。”

    他的話掀起一陣狂瀾,李氏族人紛紛討伐江玉真:

    “休想!當我李家無人嗎!”

    “唉,你怎么能這樣薄情?”

    “往常家主是怎么待你的?”

    “最毒婦人心吶。”

    ……

    江家父子、李卓爾、白氏、墨管家紛紛反駁。

    慕容星雙目一瞬不瞬地盯著江玉真,像要看透她的內心,可真是放棄了李卓航,圖謀身后事。

    墨老管家也懷疑地看著江玉真,江老太爺的私心他很清楚,涉及到江家,他不信任太太了。

    江玉真目睹李卓然挑起紛爭,李氏族人驟然發難,心砰砰跳,強壓著憤怒,命令墨管家:“將閑雜人都趕出去!”目光從三老太爺等人身上一晃而過,落在慕容星和李卓然身上,很顯然,驅逐的人包括他母子。

    李卓然大聲道:“江氏,你敢!”

    江玉真道:“你看我敢不敢!”

    遂向白小霞使了個眼色。

    白氏立即上前,伸手對慕容星道:“居士請!”

    鄭媽媽則去推李卓然,毫不客氣道:“滾!”

    墨老管家震驚不已,急上前擋在慕容星身前,又向江玉真道:“太太,不可對慕容居士無禮!”

    旁人還罷了,慕容星母子斷不能被驅逐,雖然她未入李家門,但墨老管家最清楚,老太爺生前對她很是歉疚,這歉疚無法彌補,怎容后輩對她如此無禮?

    江玉真堅定道:“客人上門,若是懷著善意,我們自當招待;若是心懷叵測,恕難安置!”

    墨老管家道:“他是老太爺的血脈!”

    江玉真道:“是不是,都等老爺回來確認。”

    墨老管家:“……”

    細想這話,好像并未錯。

    慕容星被驅逐,并沒有發怒,很冷靜地看著江玉真,然后又轉向江老太爺父子,他們沒有幫著趕人,只護持在江玉真身旁;再看堂上,墨管家正召集家仆驅趕三老太爺等人,眾人紛紛叱喝推搡,堂上大亂。

    李卓然見江玉真竟敢趕人,示弱般退到門口,扯住一個家仆,要他去衙門報案,說江家霸占李家家產。

    那家仆之前得了他的好處,已是投靠了他的,得了這話,還不上趕著賣好?忙轉身就跑出去。

    江如澄看見,抽身追了出去。

    李卓然則叫了幾個族中兄弟侄兒,直奔江玉真。

    他算準李卓航回不來了。

    今天,他要幽禁大嫂!

    他要奪取掌家權!

    這里是李家,江玉真是李家媳婦,江家父子也不能改變她的命運,除非他們領著女兒回江家去。

    院外,江如澄追上了那家仆。

    他知道李卓然跟官府勾結了,這一去報案,只怕那些官吏就像聞見血腥的蒼蠅飛來,給李卓然撐腰。

    “你去哪兒?”他笑問。

    “表少爺,小的去前頭傳話。”那家仆眼不眨地撒謊。

    “傳話?我看你是想去衙門吧。”江如澄揭露他。

    “不,不是的……”家仆否認。

    江如澄忽然沒頭沒腦地問他:“你可知道姑姑為何不肯出銀子請官兵剿匪?”

    家仆賠笑道:“小的不知。”

    江如澄神秘兮兮地靠近他,低聲道:“因為,姑姑已經派人去接姑父了。姑父很快就要回來了。”

    家仆吃了一驚,“真的?”

    江如澄點頭道:“當然。不然你以為我姑姑哪來的底氣?我祖父和父親又哪來的底氣?”

    家仆心突突地跳起來,故作驚訝道:“表少爺,你沒騙我吧,要是老爺回來,太太怎不說?”

    江如澄道:“怎沒說,是那些蠢材不信。唉,一個個這們心急!要鬧,也要等消息坐實,姑父和表妹確實沒了,再翻臉不遲;眼下幫著李童生,姑父回來能饒他們?譬如你,這一趟衙門跑下來,知道什么下場嗎?”

    家仆強忍懼意問:“什么下場?”

    江如澄道:“把你全家賣了都算輕的,若讓爺來處置的話,要么賣到水泥窯廠,要么賣到煤礦,要么賣到海外,哪一條都沒有回頭路……”

    家仆撲通跪下道:“表少爺,小的絕不去衙門!”

    江如澄道:“若別人去呢?”

    家仆道:“別人去小的攔著。”

    江如澄道:“嗯,這是表忠心的時候。姑父知道你一片赤膽忠心,回來定會獎賞你的。”

    家仆喜道:“謝表少爺!”

    江如澄又交代這家仆一番話。

    這家仆便找了幾個共事的同伴,不但不去衙門報案,反在大門口守著,不準外人進入李家。

    江如澄見事成,才轉身。

    此時,景泰府碼頭,一艘大船靠岸,落無塵長身玉立在船頭,心情有些激動——馬上就到李妹妹家了。不能親自去救李妹妹,幫妹妹穩定家宅也一樣。

    數日前,葛亭查出李卓航父女去向:是被一群莊稼漢子帶往青華府去了。據看見的人描述那些人衣著和口音,葛亭和落霞判斷他們是青華府的災民。

    葛亭將這消息報給歙縣縣令。

    縣令忙回稟知府等上官。

    同日,王詔接到青華府劉知府的傳信,說胡清風和葉屠夫帶著幾千災民殺出青華城,占據青華山,公然造反了。結合李卓航父女被俘一事,王詔力主發兵剿匪,并以此為理由,暗中催李卓遠索要巨額軍費。

    王詔的提議被徽州巡撫采納。

    落霞卻道:“他這是要逼殺李老爺。”

    葛亭道:“可是巡撫大人已經同意了,怎么辦?”

    兩人苦苦思索對策。

    落無塵一想到靈秀的李妹妹落入匪徒之手,被各種折磨,便心急如焚,日夜思謀營救之法。

    還真讓他想出一招來破解眼前的局面,只是他雖年少,卻是個恬淡的性子,并不熱血沖動,故而沒私自行動,先告訴父親和舅舅,請他們裁奪、指點。

    葛亭聽了大喜,極口贊“妙!”

    ********

    二更求月票。

    ahref=&amp;quot;<ahref="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target="_blank">https://--/download/&amp;quot;&amp;gt;strongstyle=&amp;quot;color:red&amp;quot;&amp;gt;</a>新版快眼看書客戶端正式發布,收錄海量書庫資源提供讀者免費閱讀,書籍與各大平臺同步更新,更有眾多優質源的支持,趕緊來下載體驗吧/strong&amp;gt;(點擊即可下載APP)/a&amp;gt;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