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85章 連未出世的兒子都賣了
    李卓航解釋道:“之前你們大鬧青華府,是貪官作祟,不得已而為之。現在朝廷已經有旨意下來,你們的罪行可免。但你們擄劫我父女,卻觸犯了律法。

    “這件事如何收場?

    “就算王相和梁大人想保你們,恐怕別人也不會答應,朝堂派系復雜,貪官也是有靠山的。

    “王相和梁大人絕了他們的財路,他們怎會咽下這口氣?怎會放過你們?”

    之前胡清風和葉屠夫不給他機會說話,眼下他抓住機會了。他的才能和應變手段非李菡瑤可比。李菡瑤手段強硬,雖能解一時之危,卻難以令胡清風心服。

    李卓航條理清晰地分析整個事件脈絡,不戰而屈人之兵,不但要化解父女兩個的危險,還要將牛販子和葉屠夫這群人收在身邊,成為李家一大助力。

    胡清風聽進去了,也隱隱察覺其中關竅,只還不肯正視現實,又問:“賣身為仆就能化解?”

    李卓航道:“民不舉官不究,若你們成了李家人,我自會幫你們開脫。這件事從頭到尾我最清楚不過。況且,青華府新任知府殷計是我的好友;王按察使放出謠言,逼我資助官兵剿匪,我都會替你們作證……”

    胡清風沉聲問:“我要如何信你?”

    李卓航道:“你可以不信。你們只管按你們的計劃行事。”

    胡清風道:“我們的計劃便是要你寫信給家人,叫他們拿銀子來替你們贖身。”

    他還有句話沒說:贖身后放不放人,還要看情況,若他們難逃一死,李家父女也別想活命。

    李卓航道:“我說了我寫,但你們不得再為難小女。”

    胡清風點頭道:“這好說。”

    李菡瑤卻插嘴道:“我的計劃是要你們寫賣身契。”

    這話與胡清風針鋒相對。

    她人雖小,卻并不人微言輕,相反,胡清風絲毫不敢忽視她。這么一來,又繞回去了。

    胡清風面無表情地轉向李卓航,問:“這就是李老爺要商談的結果?跟之前有什么兩樣?”

    李卓航道:“眼下我們互不信任,只能這樣。等我們大家脫身、你們也免罪了,那賣身契便不作數了。”

    胡清風道:“你這話誰信?”

    李卓航道:“我父女本是為了自保,才要你們寫這個;你們既不愿投靠李家,我何苦花錢買些不忠心的人?到時候,我若逼你們,你們只管向官府告發。”

    胡清風聽他說得有理,沉默了。

    停了會又問道:“那要是你使詐呢?”

    若李卓航玩文字游戲,誆騙官兵過來剿匪,里應外合,將所有災民一網打盡,也不無可能。

    李卓航道:“我父女都捏在你們手里,你怕什么?”

    胡清風等人沒底氣,他有底氣的很:眼下朝廷已經派鄢計接手此案,鄢計一到,劉知府等人在劫難逃,等案情真相大白,連王按察使也逃不掉。

    到時候什么誤會解不開?

    不但誤會解開,他還有信心將這群人收歸李家,成為李家一大助力,不用逼迫的手段。

    李菡瑤聽了爹爹一番話,父女雖未私下通消息,她卻明白了爹爹的用意:欲要取之、必先予之,這是攻心之計。她忙道:“你們怕爹爹使詐,我來寫。”

    胡清風斷然道:“不必!”

    李菡瑤不解道:“你們不就想逼我寫嗎?”

    胡清風道:“那是我們以為姑娘年小不知事。誰知李姑娘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我們怎還敢勞駕姑娘呢?回頭姑娘將我們都賣了,我們還替姑娘數錢呢。”

    李菡瑤肯定道:“你們忌憚我!”

    胡清風氣惱問:“姑娘很自豪?”

    李菡瑤道:“這有什么好自豪的。”

    胡清風覺得更加心塞了。

    他深吸一口氣,提醒自己別被這對父女帶偏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回兒子,因問李菡瑤:“我兒呢?”

    李菡瑤道:“在那邊。”

    胡清風問:“哪邊?”

    李菡瑤道:“就在那個屋子。”

    胡清風道:“不可能!”

    他的人都是死人不成,屋子里藏沒藏人都搜不出來?

    李菡瑤肯定道:“就在那!”

    當下親自領著眾人過去。

    她帶著胡清風等人到之前的精舍內,胡清風四顧一望,問:“我兒呢?在哪兒?”

    李菡瑤細巧的下巴一揚,居下睨上地斜視他,胸有成竹,外加淡定從容,一副主掌局面的架勢。

    胡清風心塞,很心塞!

    他硬擠出笑臉問:“請問姑娘,小兒呢?”

    李菡瑤問:“我若放他出來,你不會再翻臉,將我綁起來喂蛇?”

    胡清風急忙道:“不會,不會!”

    李菡瑤問:“我如何信你?”

    胡清風:“……”

    李菡瑤肅然道:“人無信不立!你之前背信棄義,已經失信于我,這次我實在難以相信你。”

    胡清風深吸一口氣,問:“請姑娘吩咐,要如何才能相信胡某?胡某無不從命。”

    李菡瑤皺眉道:“我也不知道。有些人反復無常。你說,對這種人,用什么辦法治他?”

    胡清風:“……”

    小祖宗,我給你跪下,行不?

    其他農漢也都敢怒不敢言。

    李卓航適時道:“瑤兒,咱們就再相信胡先生一次,好嗎?我觀胡先生非奸猾之輩,只是誤會了我們,才對我們下手。只要解開了誤會,他會守信的。”

    李菡瑤點頭道:“好。我就再信他一次。反正我也不怕他違誓。”一副還有后手的模樣。

    胡清風郁悶——

    那你剛才還問我?

    問著玩嗎?

    這話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口。

    青華山后山這些精舍,并非都是由寺里和尚建造的,有些精舍是有來歷的。

    十幾年前,原白虎王林嘯天謀反,派人占據了青華寺,以神佛名義行謀反之事,將這里作為他們侵蝕官場、愚弄百姓、聚斂財物和傳遞消息的所在。

    反賊為了隱藏行跡,在青華山的后山建造了許多精舍,外面瞧著普通,其實內里暗藏乾坤。

    李菡瑤一直鉆研機關制造。

    她聰慧過人,見這精舍石壁上雕刻著各種鳥獸圖案,看出其中隱藏的機關暗鎖,所以才預留了一步后路。

    眾人就見她用纖細的手指在石雕上鼓搗了幾下,忽然石壁上開了一扇門,露出一石室來。

    那矮黑農漢率先沖進去。

    “胡先生,小亞在這!”

    “還有小丫!”

    眾人忙都進去,只見胡齊亞和小丫被綁著手腳,嘴里塞著一團布,一左一右,倒在石壁下。

    胡清風又郁悶又敬佩。

    郁悶,這青華山目前勉強也算他們的地盤,竟被后來的李菡瑤占了先機。連個小姑娘也斗不過,如何造反?

    敬佩,李菡瑤小小年紀便如此聰慧、大膽、果決,若是個男兒,年紀再大些,還了得?

    他想起李卓航要他投靠李家的話,竟沒那么抗拒了,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是不會給人做奴仆的。

    胡齊亞脫困后,先揉揉手腕、動動腿腳,然后便沖著李菡瑤走來,雙眼噴火,一觸即發。

    李卓航忙擋在女兒身前。

    李菡瑤問胡清風:“你還敢違誓?”

    胡清風真的很想違誓,但不敢。誰知道李菡瑤還做了什么?若再次違誓,只怕后果難料。

    他便呵斥兒子:“你技不如人,老子為了救你,把咱們家三代都賣給人家了。你還敢動手不成!”

    胡齊亞聽了這話,猶如雪上加霜,眼睛瞬間紅了,若非他自幼便受父親教導,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怕就要哭出來。不能怪他脆弱。他家就父子兩代,賣了三代,豈不是連他尚未出世的兒女也賣了?他還沒說親呢。

    小少年悲憤地看著李菡瑤。

    他怎么就輸給一個小姑娘呢?

    往后,他要做這女孩的小廝嗎?

    ********

    早起的鳥兒求票吃!(*^__^*)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