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80章 下落(五更求訂閱)
    李卓遠大吃一驚,急忙奔回太平商號。

    這次,王詔示意下人別攔他。

    路上,李卓遠想:

    這事到底是誰做的?

    難道是王詔殺人滅口?

    還是別的什么人搶劫?

    李卓航父女失蹤,在徽州府掀起軒然大波。

    王詔聲稱,這一定是反賊(災民)做的。之前在青華府,他們就洗劫了李家的太平綢緞莊。因此他主張發兵剿滅反賊,營救李家父女;并行文青華府,命新知府鄢計配合當地禁軍剿滅反賊,還青華府一片清明。

    事情發生在徽州府歙縣境內,徽州府的官員都脫不開干系,徽州巡撫責令下屬官員追查此事,對剿滅亂民的提議卻不置可否,王詔緊追著他不放。

    太平商號,李卓遠和李卓望派人四處打探消息,想弄清楚李卓航父女究竟是被何人所擄、是生是死。因此事太嚴重,他們不敢隱瞞,派人去湖州景泰府給江玉真報信。

    在這節骨眼上,他們無暇顧及王詔做什么;再者,他們還要依靠官府找李卓航,不論是不是災民擄的人,他們都無法為災民分辨,只能等結果。

    那天,落霞將《大靖女相》帶回去給落無塵。

    落無塵聽父親說李妹妹尚未抄完,只看了一遍,當晚便點燈熬夜抄書,打算抄好后托人帶去湖州給李菡瑤,反正太平商號徽州分號每月都有人去湖州,向總號交結賬務。

    只隔一天,便傳來李家父女失蹤的消息。

    落無塵心慌慌的,也無心去學里,父親和舅舅四處打探消息,并不時碰面商議,他留心聽了,暗自想辦法。

    轉眼三五天一晃過去了。

    李家父女一絲消息也無。

    人都說他們兇多吉少。

    李家人便坐不住了。

    李卓遠發現,李卓然不見了,有人看見他從漁梁壩渡口上船,往湖州去了;又聽家里來人說,三老太爺、四老太爺、墨老管家都已經趕去湖州景泰府。

    他們,都去找江玉真了!

    可以想見,李卓航父女若死,李氏族人都要來分一杯羹,然江玉真背后有江家撐腰,一場沖突不可避免。

    李卓遠命人打點行裝,也要去湖州。

    落霞早就在留意他,聽說他要去湖州,淡聲道:“大掌柜去湖州走一趟也好,盯著李氏族人。他們若是好意安慰太太呢,便好說;若是懷著瓜分李家財產的心思去的,大掌柜可要提醒他們,李老爺未必就回不來了。倘若他回來,知道他們狼子野心,你想他會怎么做?”

    李卓遠心中咯噔一下。

    落霞自己回答道:“只怕他們從前的努力都付諸東流,李老爺從此再不會管他們死活了。”

    李卓遠強作鎮定道:“落先生說的對。我忽然想起來,徽州這邊離不開我。倘若家主有消息,我也能四處打點張羅,營救家主。”

    落霞微笑道:“這樣更妥當。”

    剛才,他本就是震懾李卓遠。

    這當口,李家不能亂。

    晚上回到葛家,和舅兄葛亭說起此事,都十分為李卓航擔憂。若李卓航從此杳無音信,這狀況也維持不了多久,李家還是要亂。江氏能頂得住嗎?

    落無塵聽了,怔怔地回房。

    忽然他想起李菡瑤那日說,李家只她一個女兒,所以要招贅婿,現在他有些理解李妹妹了。

    想明白后,他心里悶悶的,夜里也是輾轉反側睡不安,至天明,起來梳洗了,匆匆趕往學里。

    這一天,他刻意接近幾位同窗,向他們打探消息。

    這幾人都是官宦子弟,大家平日雖相處不錯,但落無塵從不查三問四,眼下為了李菡瑤也顧不得了。

    青華府在黃山北面,其境內的青華山與黃山毗鄰。

    青華山上有座青華寺,香火鼎盛。現在,青華山青華寺都被葉屠夫和胡清風等一干災民占據。

    李卓航父女和觀棋被擄后,從水路輾轉陸上,經過數日顛簸,最后送到青華山,分開兩處關押。

    干下這宗買賣的是葉屠夫。

    之前在青華府,他們在潘岳帶領下緊守青華城,胡清風想起王壑的交代,以防萬一,派葉屠夫帶領一千壯丁,乘黑夜開水閘出城,埋伏在青華城附近。

    果然禁軍圍攻、炮轟青華城。

    葉屠夫遂帶人從背后偷襲禁軍,火燒禁軍糧草,炸毀了禁軍后方營地,令禁軍膽寒不已。

    潘岳便派人給劉知府遞信,警告他不得再放炮,否則難逃其責,又說亂民首領已經逃出城了,災民告他倒賣官糧,是非曲直只好等上面派人來查。

    劉知府和副將軍黃志不肯坐以待斃,卻又不敢再動,只好緊急派人往徽州府送信求援。

    劉知府倒賣官糧、炮轟青華城固然是重罪,葉屠夫等人炸毀禁軍營地、燒了禁軍糧草同樣是重罪。

    在欽差到來之前,此事歸徽州按察使司審查。

    潘岳唯恐上層官員公然偏袒劉知府,朝災民下手,經與胡清風商議后,讓胡清風也挑選了一千青壯災民,夤夜出城,上青華山避難。這些人中,有許多是抱著一去不回的悲壯心思,從此要當土匪混日子了,因此將家小都帶上了。

    潘岳給他們準備了糧食和銀兩。

    胡清風也不肯坐以待斃。京城太遠,遠水救不了近火,但徽州府近啊。他自己走不開,便派葉屠夫帶了十幾人到徽州府告狀,順便打探消息和動向。

    結果,葉屠夫將李卓航父女擄來了。

    他憤怒地對胡清風道:“告不成!按察使司的狗官跟姓劉的狗官是一伙的!這姓李的奸商跟他們也是一伙的!”

    當下他將王詔說他們是反賊、在造反,要派兵鎮壓他們,李卓航承諾資助軍費的事說了一遍。

    末了道:“他們是不會放過咱們了。”

    昂藏糙漢子說到后來聲音哽咽,狐貍眼中滾下淚來。

    他自己并不害怕,大不了一死;他是心疼女兒——可憐小丫才幾歲,就這樣跟他們走上不歸路了!

    胡清風也想到兒子胡齊亞身上,臉色也沉下來,“原來以為他是個好人,竟然是個奸猾之徒。”

    他,指的是李卓航。

    葉屠夫道:“可不是,他跟那姓王的是親戚呢。我親眼瞧見他請狗官去酒樓吃飯,又去王府。”

    在徽州,李卓航的行跡全落在他眼里。

    胡清風冷笑道:“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