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62章 文質彬彬的牛販子
    王壑怕引發民亂,殊不知事情已經暴露了。

    那葉屠夫父女逃走后,原想躲起來的,結果洪災來了,不但沒處躲,且面臨餓死的處境。后來他見劉知府父子一心只顧抓王壑主仆,對他父女并不太在意,他等風聲過去后,也不躲了,混在災民中討生活。

    官府已開倉放糧,然杯水車薪,賑災措施又不完善,災民餓死病死的現象屢見不鮮。

    葉屠夫見女兒小丫瘦弱的可憐,心急如焚。

    牛販子胡清風也心疼兒子胡齊亞,和屠夫商議后,決定去偷些糧食。他們叫了幾個幫手,偷偷潛伏在城北官倉附近,等運糧的車隊出來,見機行事。

    兩人一個是殺豬的屠夫,一個是販賣牲口的,都很有一套混跡市井的生存手段,當下一個制造混亂吸引官兵注意,一個偷糧,還真讓他們偷了兩包。得手后迅速撤離,扛著糧食來到一個乞丐棲息的破廟,才興奮地笑了。

    葉屠夫忙著打開麻包,叫人取石臼來舂米;胡清風則讓人支鐵鍋、燒火,要好好吃一頓飽飯。

    他們不敢回災民聚集的地方,若回去了,這點糧食一人分一粒都不夠,還容易走漏了消息,所以在這里偷偷煮食,然后再各自分一點帶回去給親人。

    金黃的稻米就像黃金,被舂成白花花的大米后,又像一粒粒珍珠,看著就讓人賞心悅目。

    眾人說笑著、忙碌著,胡清風卻抓起一把夾雜著還沒去殼的稻米,神情凝重,沉吟不語。

    葉屠夫見他異樣,問:“怎么了?”

    胡清風道:“這米跟我們吃的不一樣。”

    葉屠夫道:“是不一樣……”

    他忽然愣住了,說不下去了。

    眾人也都停止說笑,都愣住——他們吃的也是官倉放的糧食,為何跟這偷來的不一樣?

    胡清風道:“他們把官糧倒賣了!”

    在哪賣,還用想嗎?

    這些日子,豐盛糧行的生意多紅火!他們若有錢,便可以去那里買米,就不用干這偷竊官糧的勾當了。

    眾人仿若被澆了一瓢冷水,再也興奮不起來,個個心里沉甸甸的憤怒——敢怒不敢言!

    很容易的,他們忍下了這口氣。

    自古以來,民不與官斗。

    別說真正的官了,就是衙門的胥吏和衙役在老百姓眼里都是大爺,見了都要點頭哈腰、拼命巴結;能搭上一點關系的,逢年過節婚喪嫁娶都要送禮,只為在關鍵時能行個方便、遞個話兒,要不怎么人人都想做官呢。

    吃了飯,他們回到災民聚集的地方,卻發現到處一片混亂和驚惶,好些人都中毒了,因為吃了發霉的山芋干,小孩子體弱,抗不過去,死了十幾個。

    葉屠夫的女兒小丫也昏迷不醒,胡清風的媳婦和兒子胡齊亞在旁邊照看她,不過喂些清水。

    葉屠夫搶上前,抱起面色發青的女兒,觸手輕飄飄沒有分量,不由滴下淚來。他懷里揣著一包珍珠般的大米,還沒來得及煮給女兒吃,也不知她有沒有機會吃了。

    “怎么辦?怎么辦?”

    沒有錢,請不起大夫。

    胡清風將大米交給媳婦,道:“快去煮了喂小丫。”

    胡嫂子忙接過米去煮。

    葉屠夫喚不醒小丫,猛抬起頭,狐貍眼噙滿了淚水,憤怒對胡清風喊道:“他們不是人!!”

    胡清風沉著臉看向四周。

    周圍,都是滿臉菜色的災民。

    昨天,劉知府來安民,慷慨激昂說了一番話,說他如何上奏朝廷,請求賑災,又如何夙夜不寐、調動府衙和縣衙的官差安置災民。眾人感動不已,把他當菩薩一樣跪拜。然而,災民們不知道的是:朝廷是下旨賑災了,糧食都被狗官倒賣了,卻用這些低劣、霉變的雜糧來糊弄他們!

    當生存成了奢望,便無所顧忌了。

    葉屠夫再也忍不住,將女兒交給胡齊亞照應,站起來沖著所有災民大喊:“狗官倒賣官糧!”

    他掏出懷里的大米,講述發現內幕。

    霎時間,難民營掀起狂潮!

    一場災民暴動就在眼前!

    災民們叫囂著,要沖去豐盛糧行搶糧食,要奪回屬于他們的糧食,要殺了狗官。

    胡清風是個牛販子,卻是喝了墨水的牛販子。他自小便聰慧,讀書很受夫子稱贊。然父親早喪,母親拖著他,生活尚且艱難,更不要說供他讀書了。為了討生活,他混跡于各村鎮和市井間,一面賺錢養家,一面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地跟著夫子繼續學業。他愛做書生打扮,一身白衣、溫文爾雅,改變了人們對販夫走卒的認知。雖然他賺錢毫不手軟,但人們就是看他順眼,覺得他是個清新脫俗的牛販子。

    眼下這群情激奮的場面,他當仁不讓站了出來,在葉屠夫喊破真相的時候,便讓兩個同行的牛販子去路口守著,防止消息走漏,若官府來人,及時來回。

    他則問眾人:“搶了糧食以后呢?”

    災民們被他問住,面面相覷——他們只顧搶,哪里管搶了糧食以后的事情,搶來了就煮了吃嘛!

    胡清風道:“咱們不能顧頭不顧尾。搶了糧食,狗官定不肯甘休。就怕他們將事情一推干凈,說沒倒賣官糧,是咱們要造反,把咱們都抓了去坐牢、殺頭。”

    眾人一聽,果然嚴重,都問他“那怎辦?”

    胡清風冷靜道:“擒賊先擒王!咱們要想分糧食,得先把狗官拿住,逼他寫下倒賣官糧的供詞,再開倉放糧。如此,才能保咱們事后平安。否則這一去,縱搶了糧食回來,煮了吃一頓飽飯,那也是斷頭飯——吃完就去見閻王了。”

    他也知道這件事背后絕不簡單,貿然行動太莽撞,但眼下群情激奮,不是他能壓制得住的;就算壓住了,人多嘴雜,保不定消息泄露,讓劉知府先下手為強,自己和葉兄弟首當其沖要被殺雞儆猴,說不得只能搶先。

    眾人都道:“聽胡先生的。”

    當下,胡清風便做安排:眼下是白天,要等天黑才好動手,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計劃先去府衙拿狗官,逼其就范;把狗官抓在手里,然后再去豐盛糧行弄糧食。

    他將所有青壯分成三撥:一撥跟他和葉屠夫去府衙拿狗官;一撥帶上各種工具,等他們得手,便沖入豐盛糧行搶糧食;一撥留在這里照應老弱婦孺。

    分派已定,眾人無不從命。

    胡清風掏出身上最后一點銀子,親自去買藥,救治中毒的災民,一面派人去府衙和糧鋪打探消息。

    等到天黑透了,胡清風和葉屠夫才帶十幾個身強力壯的漢子,一路遮遮掩掩、摸往府衙。主要是來多了沒用,須得智取。然還沒到府衙,在半路上便被自己人攔住。來人說,劉知府父子都出去了,劉知府去了豐盛糧行。

    這便顯示胡清風的作用了。

    蛇無頭不行,若無他事先安排,眾人暴動亂起,最后必定落不到好下場,眼下卻有條不紊。

    眾人氣憤道:“果然有勾結!”

    胡清風沉聲道:“這更好。去那邊,跟我們的人會和。”

    于是,大家轉奔豐盛糧行。

    胡清風又緊急傳令給搶糧的那支隊伍,要他們趕來會合。這才好呢,正好將狗官和奸商一鍋端了,也省得他們兩頭跑,人力不集中,容易被官府的人逐個擊破。

    還不到豐盛糧行,他們碰見王壑主仆。

    ********

    第一更。今天繼續加更呢。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