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日月同輝 > 第26章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逍遙盟主加更)
    墨文也悄聲回:“在里面。”

    跟著又阻道:“姑娘不能進去。”

    李菡瑤問:“怎們不能?”

    墨文道:“老爺正心煩呢。”

    李菡瑤問:“爹爹心煩什么?”

    墨文道:“為李童生的事。”

    李菡瑤很有把握道:“爹爹見了我就不煩了。”仿佛她是什么良藥,藥效立竿見影。

    墨文:“……”

    李卓航微笑,叫“瑤兒。”

    李菡瑤放開聲音叫“爹爹。”隨即輕盈地跑進來,繡花鞋踩在地上,一點聲音也無。

    李卓航接著她,牽起她手。

    李菡瑤打量爹爹臉色,不確定地問:“爹爹心里煩惱?”

    李卓航柔聲道:“看見瑤兒就不煩了。”

    李菡瑤開心道:“我就知道!”

    李卓航對女兒道:“來,給祖父祖母上一炷香。”長條臺上放著香燭等物,他抽了三根香點燃。

    李菡瑤接過來舉著,恭恭敬敬地朝牌位三鞠躬,然后上前將香插在香爐里,一面嘴里碎碎念叨:“祖父、祖母,瑤兒今天早上寫了一百個大字,背了三篇文……”

    李卓航腦海里浮現一篇“清奇”文字。這時候,他該向父親請罪的,說“不孝子無能,生了個女兒,資質也不大好,以至家業難以傳承。”可他卻滿臉自豪地看著女兒,仿佛五代單傳后,到他這生了個女兒是興旺之兆。

    晌午吃飯時,李卓航見江玉真眉宇間暗含憂色,胃口也差,只吃了一小碗飯,暗自留心。

    飯后,丫鬟帶李菡瑤去小睡。

    李卓航也跟妻子回房歇息。

    到房里,他屏退下人,攜了江玉真走進內帷,凝視著她認真道:“你還在為子嗣憂心?”

    江玉真一面伸手幫他寬衣,一面低低地“嗯”了一聲,落寞道:“是我沒用。”

    李卓航道:“這怎能怪你?要說沒用,也該是我。”

    江玉真將脫下的外衣掛在床頭,隨口道:“別瞎說。”不能生兒子,世人都是怨女不怨男的。

    李卓航道:“別憂心了。這家業繼承,我已經有了主意。若能生兒子當然好;若不能,也不要緊。”

    江玉真忙問:“什么主意?”

    李卓航道:“這你不用管。你還不相信我?”

    江玉真道:“我自是信你的。”

    李卓航拉她坐到床沿上,道:“這就對了。你切莫再為此事煩惱。我想——”他用只有她才能意會、令她臉紅的眼神瞅著她,渾厚的嗓音低沉——“你放寬心,說不定就能懷上了。咱們再努力些,嗯?”

    江玉真小聲道:“哪這么容易。”

    李卓航道:“怎么不行!剛成親那兩年,你在母親跟前,總怕行差踏錯,懸著心,就沒懷上;后來跟我到外面,第一個月就懷上了。我記得那時候你心情極好。等生了瑤兒,因是個女兒,你又惶恐不安起來,思慮過度。這幾年便沒動靜了。故而我以為,懷孕跟心情有關。這不是瞎說的,我對生孩子下過功夫,翻看了許多醫書……”

    江玉真聽他說“我對生孩子下過功夫”,望著他抿嘴笑了,想他這樣俊雅舒朗的男子,躲在書房里翻看醫藥典籍,琢磨怎么生孩子,總覺怪怪的。

    李卓航見她笑了,點著她鼻子道:“笑我?我這不都是為了……為了咱們能多生幾個。”

    江玉真道:“多謝你。”

    李卓航道:“該我謝謝你才是。玉真,你憔悴許多了呢。你就不為自己想,也不怕我嫌棄你嗎?”

    女為悅己者容,他想激發她。

    江玉真急忙摸臉,“很憔悴嗎?”

    李卓航點頭道:“有些憔悴呢。”

    江玉真難過道:“我也想心情好。可是……甄氏說,她們都羨慕我嫁了好夫君。她們只看我外面風光,怎知我的心思。你越對我好,我越覺得對不起你。”說著紅了眼睛。

    李卓航抱緊了她,安慰道:“家業繼承,我已有辦法。你無需再憂心。只管好好調養,說不定哪天就懷上了。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發,無意插柳柳成蔭’。”

    江玉真道:“嗯。你的話很有道理,我再不急了。不過還要納幾個妾,多做一手準備。”

    李卓航聞言放開她,盯著她,無奈道:“岳母那么厲害的人,怎教出你這樣天真的性子?這不是多一手準備,恐怕是多一重危險。納了妾——你和瑤兒都會有危險!”

    江玉真困惑道:“祖上不都納了?”

    李卓航道:“不也白納了!且生了多少事。”

    江玉真忙問:“生了許多事嗎?”

    李卓航道:“當然。你不會想著,咱們家沒有兄弟妯娌,就沒那些齷齪事了?那你可想錯了。妻妾多了,爭風吃醋都是小事,什么假懷孕、假流產,層出不窮。母親懷了我以后,父親恨不得天天盯著母親肚子,就不大去妾室那里了。便有個心腸歹毒的妾對母親下手。她想著只要母親流產了,父親就會像以前一樣需要她們,要她們生兒子。虧得母親和父親暗中布置了人,才平安無事。——王媽媽就是母親精挑細選出來的。我是她從小帶大的。所以我從不想納妾。”

    江玉真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事,不敢相信。

    李卓航戲謔問:“你還要給我納妾嗎?”

    江玉真忙道:“不。我本來也不想給你納妾,這不是沒辦法嗎。還沒納,我心里就很難受了。”

    李卓航見她如此實誠,忍不住心里泛起一股柔情,低頭用唇輕輕地碰了碰她前額,“我們有瑤兒就夠了。”停了一會又道:“你若再生我也不嫌多。我養得起。”

    江玉真想:“再生十個也養得起。”

    思緒飄忽,忽問:“王媽媽很厲害?”

    李卓航道:“嗯。我打算將她放到瑤兒身邊。”

    江玉真歡喜道:“我正要說呢。”

    李卓航道:“你也當心些。為了這份家業,族里有些人生出了不該有的心思。過繼嗣子的說法只是其一,還有什么,咱們一概不知道。小人成事不足,敗事卻綽綽有余。”

    江玉真氣憤道:“無恥!”

    李卓航輕哼一聲,道:“別怕。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江玉真點頭,振奮起來。

    李卓航又道:“叫她們收拾東西,咱們提前走。”

    江玉真道:“好。”

    出了那件事,她也不想待下去了。

    商定后,夫妻兩個才上床小睡。

    ********

    求推薦票。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