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與鬼同行 > 【與鬼同行】(3)
    【與鬼同行】第三章作者:Brucenm28/11/14字數:7,248字一伙人現在躲在一個房間中,大氣都不敢多喘,即使是剛剛經過了劇烈的奔跑,卻沒有一個人敢發出大聲的呼吸聲。

    這個房間是剛剛他們逃命的時候發現的,也就是十幾平米,里面什么東西都沒有,但是有一個可以關閉的小門。

    他們全部躲進去之后,就急忙將石門封死,然后都停止了任何的動作,提心吊膽的聽著外面的聲音。

    極度的安靜讓所有人感覺自己的心上好似壓了一塊巨石,讓人壓抑至極,可是對那古尸的恐懼又使得所有人不敢輕舉妄動。

    “咚咚……咚咚……”

    腳步聲越來越近,四叔和王曉鷗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大家伙的呼吸更是低沉,防止被外面的古尸聽到。

    當腳步聲走到石門前的時候,王曉鷗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到了極點,幾乎都要跳出心臟。

    而此時,腳步聲卻在石門前停止了,一伙人覺得自己都要恐懼到窒息。

    四叔用力的抓著王曉鷗的手臂,湯姆等人慢慢的將手中的手槍抬了起來,做好了拼命的準備。

    這一刻,畫面全部都停止,是死是活全部都取決于下一秒的變化。

    “咚咚……咚咚……”

    好似是一瞬間,又好似是一萬年之久,外面的腳步聲終于響起,越走越遠。

    直到快要聽不見腳步聲的時候,所有人才敢低聲的呼出一口氣,那種死里逃生的感覺真不想再來了。

    這時,湯姆消無聲息的移動到四叔的身邊,“王先生,剛剛那是什么?”

    四叔用力晃了晃自己恐懼到快要蒙圈的腦袋,“我,我不知道,我從來沒見過……”,四叔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發現自己說話聲都在顫抖。

    “Fk,你不說實話,老子一槍打死你這老東西!!!”

    湯姆還沒來得及說話,他身邊的梵蒂斯沖了過來,直接掏槍對著四叔。

    四叔本能的將自己的身體微微擋在王曉鷗的身前,這一幕被湯姆看到后,眼珠子一轉,“呵呵呵,梵蒂斯不要激動,我相信王先生會實話實說的。”

    湯姆壓下了梵蒂斯的手,卻蹲下身子,把手槍對準了王曉鷗。

    “四叔……”

    王曉鷗看到湯姆的手槍對準了自己,頓時嚇得渾身冷汗一冒。

    四叔想要掙扎起來去抓湯姆手中的槍,人還沒起身就被梵蒂斯一腳又踹倒在地,“老東西,你想死么?”

    “我,哎!!!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猜測那很可能是僵尸……”

    四叔其實也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但是現在這局面,只能有什么說什么,走一步算一步了。

    “僵尸?”

    “w?”

    “Z,,sZ”

    站在門口守衛的外國人好像中文不怎么好,湯姆專門翻譯成英語解釋。

    “那王先生有什么辦法么?”

    “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怎么可能對付的了那玩意……”

    四叔兩眼一翻,神你媽辦法,你們自己都被殺豬一樣被殺,我上去簡直就是加菜。

    “王先生,你這種配合的態度就不好了。”

    湯姆說著將自己手中的手槍對著王曉鷗的腦袋,隨時準備扣動扳機。

    四叔的眼皮一跳,“就算是你逼死我,我現在什么東西都沒準備,我拿什么去拼命,你也知道你們的武器對他一點用都沒有。”

    湯姆聽到四叔的話,沉思了起來,四叔說的話一點沒錯,現在他們面臨兩個問題,一是這個古尸的出現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計劃,裝備完全不夠,二是四叔現在手無寸鐵,根本無法對付那個怪物。

    看著陷入沉思的湯姆,四叔內心也是一陣的肝顫,他在賭,賭湯姆不會輕易的殺死他們,湯姆這伙外國人還希望靠著他去盜墓。

    “好,王先生,那你有什么建議。”

    湯姆又將皮球踢回四叔。

    四叔暗罵,誰特么說外國人一根筋的,“我覺得,我們先回去準備東西,等準備好了再來拼命,要不然都得死,你看見了剛剛那家伙有多生勐。”

    四叔的計劃很簡單,先忽悠湯姆回去,在之后找機會讓王曉鷗逃跑,只要這小子能保下命來,其他的他都不在乎,即使是自己的命。

    湯姆把四叔的話翻譯成英文,和自己僅剩的兩個伙伴解釋了一下,三個人又開始用英文嘰嘰咕咕的討論。

    四叔用自己的身體將王曉鷗擋在后面,感覺到身后不停顫抖的身體,四叔一邊后悔自己貪財,一邊發誓要保住王曉鷗的命。

    “好吧,王先生,我們先回去吧……”

    三個人討論出了接過,湯姆過來告訴四叔先回去準備家伙事。

    湯姆深深的看著四叔,“王先生,我這個人喜歡先禮后兵,希望你可以說到做到,要不然……呵呵!!!”,湯姆的眼神有意無意的瞟向四叔身后的王曉鷗。

    “放心吧,湯姆先生,我肯定說到做到,肯定,肯定……”

    四叔和王曉鷗在三個洋鬼子的圍繞中,相互攙扶著。

    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石門,一個外國人先緩慢的探出了頭,左右小心的查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所有人都小心的走向了來時的路,王曉鷗這次受到的刺激太大,到現在腦袋里面都是蒙圈的,古尸,活撕,一幕幕都讓他感到恐懼。

    這一刻,王曉鷗只有感覺到四叔的大肥手帶著無盡的溫暖,從始至終都一直拉著自己的胳膊。

    “什么東西!!!”

    王曉鷗感覺到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臉上,這又不是在外頭,哪來的雨水?納悶的王曉鷗本能的抬頭一看,頓時他的腳步就像是被定住,拉著他往外跑的四叔,被他倒拉著差點摔一跤。

    四叔焦急的對王曉鷗小聲說,“臭小子,干特么什么呢,趕緊走啊,你想死,四叔我還沒活夠呢?”

    王曉鷗卻充耳不聞四叔的話,只是死死地抬著頭向上看去。

    四叔和被阻擋去路的外國人也都抬頭看去,臥槽!!!所有人都呆住了,之前恐怖至極的古尸正爬在他們的頭頂,一路跟著他們。

    這伙人次這么近距離的看到古尸,之前隔得太遠,只能模模煳煳的看一個大概。

    好嘛,這好家伙的,現在這距離,那是啥啥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古尸是一名男性,渾身都包裹著金屬盔甲,唯一裸露在外面的就是臉部,可能是常年的風化,古尸的臉上所有的肉都風干,就像是臘肉一樣。

    張開的嘴里不停的有血液流出,牙齒尖銳突出,根本就不是人類的牙齒,反而更像是肉食勐獸的牙。

    一雙通紅的眼珠子帶著無盡的煞氣,讓所有被它盯上的人都不寒而栗。

    王曉鷗呆呆的看著頭頂的古尸,雙腿不停的打抖,差點就尿了褲子,太尼瑪嚇人了。

    “Fk,突突突突突突……”

    梵蒂斯直接開槍對著古尸就開始掃射,子彈打在古尸的盔甲上,爆出一片火星子。

    “吼~~~”

    古尸極其生勐,完全不在意梵蒂斯的子彈,對著王曉鷗就伸出利爪。

    “不要……”

    四叔看到王曉鷗馬上就要喪命,一個健步沖上前,一把推開嚇懵的王曉鷗。

    四叔的爆發極其的突然,速度之快像是爆發了潛能,居然在古尸的爪子抓住王曉鷗之前,一把王曉鷗推了出去。

    “啊!!!”

    王曉鷗逃過了古尸的攻擊,可是四叔卻沒有那么好命。

    古尸的利爪完全堪比最鋒利的利刃,四叔的胳膊直接被爪斷,鮮血噴射如漿,灑滿了一面墻壁。

    古尸的攻擊沒有一擊成功,被王曉鷗和四叔逃得一命,對著四叔就是一聲咆哮,扭頭就盯上了一直對著自己掃射的梵蒂斯。

    此時的梵蒂斯像是陷入了魔障,咬牙切齒,眼珠子遍布著血絲,不斷的扣動扳機,子彈不要命似的向古尸射去。

    “梵蒂斯,NO,危險!!!”

    湯姆看到古尸向著梵蒂斯爬去,他急忙大聲的呼喊,想讓梵蒂斯趕緊逃命,不要做無謂的血拼。

    可是梵蒂斯充耳不聞湯姆的提醒,一臉的瘋狂,好似要和這個古尸硬鋼到底。

    不管那群人的死活,王曉鷗扶著受傷的四叔,“四叔,怎么。怎么辦?”

    “走,往里走,回去的路估計是死路一條~~~”

    可能是斷臂的傷太過嚴重,現在四叔已經半依靠在王曉鷗的身上,說話都有氣無力的樣子。

    “好~~~”

    用力的摟著虛弱的四叔,王曉鷗看了看前方漆黑一片的通道,咬咬牙說道,“四叔,我扶著你,走吧!!!”最新222點0㎡湯姆看到了往里頭走去四叔和王曉鷗,在他眼中這兩個中國農民完全翻不出什么花樣,因為在他看來,任務完成之時,就是這兩個中國人的死期。

    可是他發現四叔這個看似非常貪財的中國農民居然會一些很神奇的魔法,在這樣的局面下,或許是他們逃生的一個契機。

    “王先生,Fk,等等……梵蒂斯,快跑啊~~~”

    湯姆想要跟上四叔兩叔侄逃跑的腳步,可是他的同伴現在卻不知道抽什么風,居然想要和古尸血拼。

    “Fk,Fk……梵蒂斯,G,jsgk……”

    湯姆急壞了,中英文夾扎著怒罵自己的伙伴。

    反觀梵蒂斯,看著越來越近的古尸更加瘋狂,居然掏出了手榴彈,“怪物,給盧克索賠命吧!!!”

    “操,這貨要把山洞炸塌么?”

    王曉鷗回頭一看,那個瘋狂的外國人居然從腰間拿出一個手榴彈直接丟了過去,想要直接炸死古尸。

    娘咧,你特么想死就去死吧,干嘛托著我們一起死!!!王曉鷗抱著四叔加快了逃命的步伐,湯姆和另一個洋鬼子看到這一幕,也是頭皮發麻,“梵蒂斯,wrfkgg?~~~”

    湯姆兩人也是不在管自己發瘋的伙伴,同樣掉頭就跑,緊跟著王曉鷗的腳步往山洞里沖。

    不多會,幾人就走到了通道的盡頭,一個兩米多高的石門緊閉著,隔絕了幾人逃生的道路。

    “杜克,能不能打開?”

    湯姆一看王曉鷗瘦小的身板,重傷不知死活的四叔,只能叫自己的同伴去試試能不能推開石門。

    這個石門看起了從封閉之后就未曾開啟過,無數的灰塵將門縫都幾乎掩蓋。

    這幾個外國人一個賽著一個健壯,個個都特么跟牛犢子似的,大塊大塊的肌肉。

    可是杜克使出了吃奶的勁,王曉鷗眼看著洋鬼子那白色的肌膚都憋紅了,緊閉的石門都不帶晃動一下。

    “操,fk~~~”

    湯姆也上去幫忙,這石門就特么跟在山體上凋刻出來的一樣,完全不帶一絲絲的移動。

    一伙人只能放棄打開石門的打算,在周圍尋找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機關。

    “嘭!!!”

    就在王曉鷗等人逃無可逃的時候,身后傳來一陣巨大的響聲,然后山洞內劇烈的地動山搖。

    強烈的晃動讓王曉鷗身體不穩,再加上扶著虛弱無力的四叔,讓還是少年的王曉鷗差點摔倒在地,用手往墻上一扶,卻直接在墻上按出一個洞。

    “日……”

    話音還沒說完,地上突然出現一個大洞,王曉鷗和四叔直接掉了下去,緊跟其后的湯姆和杜克也直接翻了下去。

    “噗通~~~”

    “噗通~~~”

    王曉鷗感覺自己怕是下墜了好幾十米之后,一下子掉到了水里。

    也幸好是掉到了水里,要是摔倒地面上,王曉鷗覺得自己怕是會摔成肉餅。

    也幸好王曉鷗從小就在村子里到處野玩,夏天的時候他幾乎都是泡在村外頭的那條河里,倒是練就了不錯的水上功夫。

    好不容易在水中調整了方向,沖出水面后,王曉鷗一邊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一邊尋找著四叔的身影。

    還好頭頂的探照燈還在,透過閃爍的光線,他發現那兩個外國人也都付出了水面,在哪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四叔~~~四叔~~~”

    王曉鷗看了半天卻沒有發現四叔的身影,急忙一個勐子扎入水中,卻看到四叔的身體正緩慢的下沉。

    王曉鷗和四叔平時看起來像是一對冤家,可畢竟是四叔收養了他這么多年,養育之恩一直銘記在他心中。

    二話不說,王曉鷗就努力的向四叔那邊游去,抓住四叔的身體,將他托出水面。

    “嘔~~~”

    還好四叔沒有斷氣,經過王曉鷗一翻努力的折騰,四叔吐出了肚子里的水,意識稍微恢復過來。

    “四叔,沒事吧!!!”

    “還,還行,死不了。”

    四叔看著王曉鷗擔心的眼神,心里覺得自己沒白為這小子擔心。

    這時,那兩個外國人游了過來,“王先生,你沒事吧!”

    四叔看著湯姆那虛情假意的臉,現在可不是撕破臉皮的時候,“沒事,多謝關心!”

    “王先生沒事就好,那你現在知不知道我們該怎么逃出去?!”

    看了一眼流動的地下水,在前后都是黝黑未知的空間,湯姆只能求助四叔這個唯一看起來有辦法的人。

    四叔看了一眼王曉鷗,暗自想到,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小子死在這,“湯姆先生,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順著河流的方向走,好在現在還有氧氣……”

    湯姆和杜克看了一眼,覺得現在這個情況下他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決定先按照四叔的建議走一步算一步。

    一伙人開始順著河流的方向向前游去。

    這地下河水存在了成千上萬年,在上個紀元的地殼運動中形成至今,這數以萬載的歲月中罕有人跡。

    這個亙古不變的畫面此時被打破,四個人在流淌的地下河水中爭渡,都想要掙得一份生機。

    “咕咚~~~!”

    王曉鷗隱約之間,聽到身后有聲音傳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湯姆或者杜克發出的聲音,可是漸漸地他覺得不對勁。

    王曉鷗回頭一看,身后黑漆漆的一片,湯姆和杜克就緊跟在他們身后,而剛剛的聲音明顯來至于更遠的地方。

    看到王曉鷗停了下來,湯姆和杜克也急忙停下了腳步,之前驚險的局面讓這兩個僅剩的雇傭兵成了驚弓之鳥。

    “三個人一起回頭看去,三個探照燈一起照亮了身后漆黑的空間。可當他們看清之后,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涼氣,在水中波動的手腳都差點僵硬。之前攻擊他們的古尸居然跟了下來,正攀爬在地下河通道的頂上,只是現在古尸的樣子也變得面目全非,手榴彈的威力在它身上也留了致命的傷口。此時,之前古尸身上那完整的鎧甲現在已經被炸得支離破碎,只剩下不到一半掛在它身上。它的左臂從手肘的地方斷裂開來,但是沒有鮮血,只是像被撕裂的臘肉。整個腦袋的左半邊全部被削掉,只剩下右邊一只眼睛正死死的盯著四叔他們。“啊~~~”

    威力巨大的手榴彈居然都沒能直接殺死這個怪物,水中的四人覺得被這古尸追殺的逃無可逃,就像是陷入了必死的魔掌。

    “逃!!!”

    四叔一聲怒喝,驚醒了嚇呆了的眾人。

    倒不是四叔膽大,而是他更加擔心王曉鷗的生死。

    一行人開始在河水中拼命的往前劃,全都使出了吃奶得勁,要不然被古尸抓住,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撕了,死都死無全尸。

    好在古尸被盧克索自殺式的拼命弄斷一只手臂,還帶著一身的傷,現在的速度比之前慢了許多,卻也和四叔他們的速度保持相差不大,雙方誰都沒辦法。

    一方逃不掉,一方追不上。

    王曉鷗讓四叔用僅剩的一只手抱緊自己,然后他兩只手拼命的在水中滑動,想要逃到離古尸更遠的地方,至少不要被古尸追上。

    雙方你追我趕的追逐了二十多分鐘,王曉鷗感覺到自己的體力要跟不上了,人類本就是陸地生物,長時間在水中逃命,身體哪能扛得住,再加上他身上還帶著一個四叔。

    “小子,臭小子聽我說,別管我了,你,你自己趕緊逃吧!”

    王曉鷗不可置信的看著四叔,平時精明能干的四叔,現在卻萎靡至極,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

    鼻子一酸,王曉鷗差點落下淚來。

    王曉鷗的心沉入海底,即使是拋下四叔他自己能跑的掉么?手榴彈都炸不死的怪物,怕是最后還是會被它追上,活活殺死。

    “王先生,快點,這有一個洞,快……前面就是一個瀑布了!!!”

    就在王曉鷗閉眼等著和四叔一起命喪古尸時,湯姆的叫聲傳來。

    王曉鷗抬頭看去,發現湯姆他們正在往一個山洞中攀爬。

    而他自己卻被開始變得湍急的河水帶動著快速向前飄去,這也是為什么王曉鷗越游越慢,卻沒有被古尸追上。

    “轟隆隆~~~”

    隱約之間,他聽到了巨大的流水聲,估計還有一百多米就到了那個瀑布。

    “走,四叔,我送你上去!!!”

    希望就在眼前,王曉鷗爆發了最后的潛力,酸軟的手腳死命的撲騰,帶著四叔往湯姆他們那邊游去。

    湯姆和杜克已經爬到了山洞中,湯姆負責丟繩子給王曉鷗,杜克則拿出手槍,不斷的攻擊正在洞頂攀爬的古尸。

    王曉鷗距離湯姆越來近,而古尸也距離他們越來越近,生死就在一瞬間。

    一把抓住水中的繩索,“四叔你先上!!!”,王曉鷗將手中的繩索交給四叔。

    此時的河水已經非常的湍急,距離瀑布邊緣怕是也就十多米的距離了。

    “臭小子,你先上去~~~”

    “快點,沒時間了。”

    湯姆看到水中的四叔和王曉鷗兩人在那謙讓,頓時急的大喊。

    古尸幾乎快要爬到他們的頭頂上了,也就差十來米的距離。

    “四叔,你快點,要來不及了!!!”

    王曉鷗急了,看到四叔死活不肯上去,氣得他怒吼了出來。

    “不行,你必須走,你必須活下去,因為……因為~~~”

    四叔將手中的繩索交給王曉鷗,這是把活命的機會直接給了他。

    “吼~~~!!!”

    古尸馬上就要爬到他們的頭頂了,那血紅的眼珠子中的煞氣,已經清晰可見,那鋒利的獠牙帶著寒氣,彷佛下一秒就會將他們一口吃掉。

    “突突突突突~~”

    杜克的手槍不停的掃射,打在古尸的身上,現在它沒有的盔甲的保護,那些子彈直接射入了他的軀體中,讓它感覺到了疼痛。

    突然,杜克一發子彈打在了古尸攀爬在洞頂的手中,打的它抓著的那塊石頭松動,古尸一下子手中一松,沒有了著力點,直接掉入了水中。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呆了一下,禁不住的在想,“這逼玩意,怕不怕水啊?!!!”

    “啊!!!”

    王曉鷗突然感覺到自己在水中踩水的左腿一疼,好似肌肉被活生生的撕裂下來。

    “怎么了,臭小子,你怎么了?”

    聽到王曉鷗凄慘的叫聲,四叔急忙問道。

    王曉鷗強忍著劇痛,將手中的繩索打了個死結,直接套死在四叔唯一的手臂上,對著湯姆大喊,“往上拉!!!”

    然后王曉鷗一把推開四叔,任由湍急的河水帶著他飄向遠方。

    聽著四叔絕望的吶喊,看著四叔用牙想要咬開手中的繩索,卻被湯姆和杜克合力的拉上了山洞時,王曉鷗閉上了雙眼,“四叔,雖然我是被抱養的,但是這么多年的養育之恩,卻比親生父母更重,現在我王曉鷗還你了!!!”

    “不~~~臭小子,我兒,王曉鷗,我兒啊~~~~”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