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與鬼同行 > 【與鬼同行】(2)
    【與鬼同行】(2)作者:brucenm28/11/13字數:6,258字行走在漆黑,狹小的過道中,兩側的墻壁之間極為狹窄,剛剛好可以通納一個成年人體型的人行走。

    王曉鷗走在人群的第二個,前面是他四叔,那幾個全副武裝的外國人反而走到了他們的身后。

    “操,這幾個狗日的洋鬼子,就知道他們沒安好心,臭小子,你自己要小心點啊!”

    剛剛下了黑洞中后,四叔和王曉鷗就被幾個外國人有意無意之間擠到了最前面。

    四叔正準備抗議幾句的時候,勐然發現了湯姆的懷中居然揣著一把手槍,頓時四叔的腦袋就一炸,“操,這幾個是特么盜墓的吧?”

    害怕被人一槍崩了,為了避免被悄無聲息的拋尸在這個鬼地方,四叔急忙按住了準備和洋鬼子抗議的王曉鷗,然后急忙把王曉鷗拉倒自己的身后。

    事已至此,先不管四叔是不是后悔自己財迷心竅,居然答應了這貨悍匪的要求。

    此時此刻,他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往前走,四叔只希望最后一切平安,自己帶著侄兒平平安安回家去。

    整一個過道不是很長,也就十多米的距離,但是常年處于底下被深埋著,微微的潮氣帶著泥土味,和缺氧讓四叔和王曉鷗覺得胸口悶得慌。

    不多會,一行人就走到了通道的盡頭,下方是十多米深的大坑,黑漆漆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東西,只有三個石墩子橋聯通對面三個洞口。

    這是一個三岔路口,四叔用手緊緊的握著王曉鷗的胳膊,回頭對那幾個外國人說,“現在,該怎么走。”

    幾個外國人拿出了P,又站在一起用外語嘰嘰咕咕的交流起來。

    “小子,等會要是……要是有什么事,你,你自己就先跑!”

    四叔看到幾個外國人圍在一起,急忙湊到王曉鷗的耳邊低聲的說道。

    “四叔……”

    王曉鷗還想問什么,就被四叔一個嚴厲的眼神制止。

    這時,那個叫湯姆的外國人走了過來,“王先生,你是本地人,不知道你有沒有什么建議?”

    “不清楚啊,你也知道我們叔侄兩個就是普普通通的村民,這些東西我們真的不知道啊。”

    四叔一臉茫然的看著湯姆,那表情要多淳樸就有多淳樸,要多樸質就有多樸質。

    “呵呵呵,王先生說笑了,據我們了解,你可是當地有名的法師,大大小小的紅白喜事都是你操辦的。”

    湯姆的臉上漏出了那種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一雙幽藍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四叔。

    “你怎么知道?”

    四叔緊張的看著湯姆,正準備矢口否認,卻看到湯姆身后的其他幾個外國人圍了上來。

    “王貴發,你真的以為我們會花十萬塊錢,僅僅是請一個農民帶路么?”

    “什么????十萬?!!四叔,你不是說才四萬……”

    四叔還沒來及的說話,一邊的王曉鷗倒是暴走了,簡直就像是被渣男拋棄的女人那樣歇斯底里。

    “閉嘴,你這混小子!”

    四叔被王曉鷗的怒吼嚇了一跳,一臉的尷尬,急忙喝止自己的侄子。

    看了一眼圍觀的洋鬼子們,四叔說道,“好吧,但是我真的不能保證這個地方怎么走,只能試試了。”

    “王先生請。”

    洋鬼子還假模假樣的非常紳士,“王先生請放心,只要你能幫我們,錢不是問題,十萬塊錢一分錢都不會少你的。”

    這個時候四叔哪還有談錢的欲望?看這群外國人的樣子應該就是專門來中國盜墓的,再一想到他們懷中藏著的手槍,自己和王曉鷗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說。

    四叔深深地看了一眼王曉鷗,這一樣讓少年的心底一顫,“四叔,你,我……”

    此時的王曉鷗不知道該怎么做,無論他再怎么機靈,也就是一個沒見過市面的十多歲少年,這樣的局面遠超出了他的能力。

    錯開了外國人和王曉鷗,四叔一個人站到了三岔口,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快速的將鮮紅血液點在了自己的眉心。

    “無極問道,乾坤借法,天地萬物,皆啟其源,何為生,何為死,生死空門,尋~~~”

    說著,四叔將自己正冒著血的手指在空中用力的揮灑。

    只見,灑在空中的血液沒有遵循萬有引力的規律,反而是懸在了空中,不斷地來回滾動。

    不要說目瞪口呆的外國人了,就是和四叔生活了十多年的王曉鷗都是一臉的懵逼,“我擦,四叔這是……”

    看到虛空中一團血液懸空飛舞,不多會就分成三分,順著三條路疾馳而去。

    而四叔則是保持著雙手抱拳,緊閉著雙眼,渾身都在顫抖,嘴中一直念念有詞,“無極問道,乾坤借法……”

    豆大的汗珠順著四叔的頭頂滑落,在王曉鷗的眼中,平日里養的白白胖胖的四叔這個時候變得更加蒼白,連他的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四叔……”

    雖然四叔平時不怎么管王曉鷗,有時候還常常罵他,但是王曉鷗知道要是沒有四叔,他怕是才出生就餓死了。

    平日里,他和四叔雖然經常對罵吵架,但是他心底對四叔的養育之恩一直銘記著,現在看到四叔這樣,王曉鷗的心里急壞了。

    娘咧,你們這些狗日的洋鬼子,要是我四叔有什么問題,小爺和你們沒完。

    等了約莫十來分鐘,左邊的那團血液最先返回來了,直接滴落在了四叔的左腳邊,在地上形成了一個滾動的圓圈圖桉。

    “王先生,這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外國人看到了這彷如魔法一樣的行為,急忙走到四叔的身邊詢問。

    四叔看了外國人一樣,沒有說話,而是繼續保持之前的姿勢。

    不多會,右邊的血液也返回了,同樣是滴落在了四叔的右腳邊,卻直接任何的反應,就像是直接滴落的樣子。

    王曉鷗看了一眼右邊的血液,顏色完全不同于左邊的血液,黑漆漆的,更加的粘稠,好似一口黑痰。

    他小心翼翼的走近準備再看看的時候,才發現,右邊的這攤血液正散發著濃烈的惡臭。

    那惡心的味道讓王曉鷗差點都暈過去了。

    我滴個乖乖,這什么玩意,怎么這么惡心,簡直臭的辣眼睛。

    王曉鷗急忙向一邊跑去,卻沒有提醒身后同樣好奇的幾個外國人,直到他看到那幾個外國人一邊干嘔,一邊同樣的向后逃去。

    又過了大概十來分鐘,四叔實在堅持不住了,稍一運氣結束了之前保持的動作,直到現在,中間岔路的那攤血液還沒有回來。

    王曉鷗眼疾手快的沖過去,一把扶住了差點摔倒的四叔,讓他靠在一旁的過道,“四叔,你,你沒事吧!”

    四叔沒說話,剛剛那一番折騰簡直要了他半條命去了,如果不是環境不允許,現在他只想到頭睡一覺。

    但是看到王曉鷗難得一見的緊張和關心,四叔的心底還是感到一陣陣的溫暖,“這臭小子,還算有點良心,沒枉費老子這些年的養育……”

    “王先生,能不能解釋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

    外國人那怪腔怪調的普通話,打斷了四叔和王曉鷗難得的溫情時刻。

    四叔舔了舔自己干枯的嘴唇,“剛剛那些東西是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說了你也不明白。”

    “王先生,我們對你的這套老舊的東西沒興趣,我只想知道這三條道該怎么走?”

    說著,湯姆藍幽幽的眼珠子就這么盯著四叔,虛情假意之下有著明顯的威脅之意。

    一想到自己和王曉鷗的處境,四叔不得不屈服。

    誰都不知道,在他心中王曉鷗是他最最重要的地位。

    “行,只能走最左邊的那條路。”

    說到這,四叔指了指最左邊的那條道。

    “為什么?就根據那幾滴血么?”

    “嗯,這都是按照古書中的記載”,說實話,四叔也就是個半吊子的水平,那東拼西湊學來的三腳貓功法之中,只有這問道法還算是有點名堂,也是四叔壓箱底的絕活。

    但是這東西極其消耗問道之人的精氣,每次使用后都要虛弱好幾天,更是需要大補調理幾個月才能完全恢復,今天要不是被逼上絕路,四叔還不肯施展。

    這時后面又走上來一個外國人,“為什么左邊的血液和右邊的血液不一樣,中間的那一滴去哪了?”

    四叔回想著曾經在那本古書上看的記載,“問道之法,上乞天,下求地,以精血為引,以魂魄為導……”

    具體的內容以四叔這懶散的性子不可能完全記得,他就非常簡單的記住了其中一條,血液回來成為一個圓圈就是代表著沒危險,其他的就是有問題。

    四叔的話說完了,這尼瑪等于沒說。

    王曉鷗平心而論,要是放在平時,這樣毫無根據的話,別說不認識的外國人了,就是他都不帶信的。最新222點0㎡一時間,這伙外國人和四叔兩叔侄就這么沉默了下來。

    走還是不走,這是一個問題。

    “嚎!!!”

    就在一伙人正在思考這個千古的哲學問題的時候,突然中間過道傳來劇烈的嘶吼聲,還伴隨著微微的顫抖。

    “W,湯姆?!!!”

    在王曉鷗和四叔的注視中,這伙外國人全都直接從懷中掏出了武器,小心的戒備。

    我擦,娘咧,這伙子洋鬼子真尼瑪不是好人,那一把把的手槍,隱約之間還能看到腰間憋著的手榴彈。

    這樣的場面哪是王曉鷗和四叔能夠承受的,直接被嚇蒙逼了。

    “GGG,盧克索殿后,我們走左邊。”

    這伙人倒是干脆,當斷則斷,而且極其老練的帶著王曉鷗和四叔往左邊的通道走去。

    而那個叫盧克索的外國人則是從口袋這拿出一根照明棒,點燃之后往中間的通道丟去,而他自己卻跟著隊伍之后。

    一伙人走的不快不慢,一邊是防備著前方未知的危險,另一方面和后面的異響保持安全距離。

    王曉鷗小心翼翼的向右邊看去,卻看到一個人形的生物飛速的跑過,在照明棒照亮的那個范圍一閃而過。

    “那……”

    王曉鷗看到周圍的人,不管是四叔還是外國人都是皺著眉頭,顯然大家都發現了剛剛那個生物。

    一想到曾經看書中提到的妖魔鬼怪,再一想自己現在深埋在底下,還在別人的墳墓中,王曉鷗就禁不住的打了一個寒戰。

    這時,盧克索又點燃了一根照明棒,丟向他們來時的路,卻直接撞到了一個物體,然后反彈到了地上,不斷地翻滾。

    當照明棒停止下來,照亮了周圍時,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身后赫然站著一個人。

    或者說站著一具尸體,一具身穿古代金色戰甲,全副武裝的死尸。

    明明剛剛過來的時候,通道上什么都沒有,怎么會突然出現一具死尸呢?難道,這具尸體剛剛就跟在他們身后?王曉鷗一想到這,渾身都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在一行人身后的漆黑空間中,一直有一具尸體尾隨,想想都滲人。

    “盧克索,回來,Bk!!!”

    湯姆看到盧克索居然異常膽大的端著槍向尸體走去,急忙呼喚讓他回來。

    盧克索對著湯姆做了一個放心的手勢,然后繼續向著那個古尸走去。

    當他靠近古尸兩米左右的距離時,從口袋中不知道掏出了個什么東西,向著古尸丟去,直接打在了古尸的臉上。

    古尸沒有任何的反應,就像是一具普通的尸體,冰冷的站在原地。

    “湯姆,沒事,就是一個尸體,這身上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真黃金……”

    盧克索等了一會,看到死尸沒有任何的反應,膽子也就大了起來,小步的走到了古尸的跟前,打量起古尸身上的盔甲。

    “盧克索,小心,不能大意…….”

    湯姆比其他幾個外國人更了解中國,他在中國生活了快十年,在他外國人的朋友圈里,他號稱是中國通,這次的盜墓也是他組織的。

    “湯姆,說好了,這古尸還有他身上的盔甲算我的,你們……啊!!!”

    盧克索一開始還小心戒備,但是古尸沒有任何的反應后,他開始放下了防備,甚至開始用雙手在古尸的盔甲上撫摸。

    盧克索是一個經驗豐富的雇傭兵,曾經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員,在參加對越戰役的時候因為強奸當地少女被戰地記者拍到,而上了軍事法庭,最后在美國軍方為了遮羞的努力之下,他被判了無罪釋放。

    可是他的軍銜和名譽全部都被毀了,加上他喜愛賭博,經常在賭場欠了一屁股債,機緣巧合之下就參加了這次東方的盜墓活動。

    盧克索一邊觀看著這明顯就是古董的盔甲,一邊計算著自己可以把它賣給誰,換多少美金,把賭債還了之后再去哪玩一圈。

    當他站直身體的時候,發現自己和古尸來了個面對面,他發現這個古尸的雙眼正瞪得大大的看著他,血紅的眼珠子帶著無盡的煞氣。

    盧克索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剛剛這玩意是睜著眼睛還是閉著眼睛來著?他剛剛一門心思計算了盔甲的價值,完全沒印象到底睜沒睜眼珠子。

    正當他準備回頭問一下自己同伴時,卻聽到身后就傳來湯姆的叫聲,“盧克索……”。

    湯姆的話都沒說完,盧克索發現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高,“我擦,咋回事?”

    低頭看去,卻發現那具古尸居然動了,雙手正掐著自己的脖子,僅靠雙臂的力量就將自己舉了起來。

    盧克索用力的掙扎,卻發現自己的脖子就像是鋁合金項圈套住,任憑他多大的力氣都無法逃脫。

    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海軍陸戰隊出生,一直混跡于雇傭兵,渾身的腱子肉,平日里最喜歡仗著人高馬大欺負人玩。

    現在卻發現自己像是狼嘴邊的小母雞,毫無招架之力。

    “Hlp……”

    掐著自己脖子的雙手開始用力,盧克索感覺到自己快要窒息了,那古尸干枯的指甲卻是極其鋒利,已經刺破了脖子上的皮膚,深深地插入了肉中。

    “砰!!!”

    看到盧克索陷入危險,湯姆幾個人直接掏槍開火,子彈打在了古尸的盔甲上,直接蹦出了一片火星子。

    而古尸只是身體晃悠了一下,連半步都沒有后退,子彈對他完全造成不了傷害。

    四叔和王曉鷗赫然的看著這一幕,這家伙不會是傳說中的僵尸吧?王曉鷗想起了之前看香港恐怖片里面的場景,僵尸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鋒利的獠牙刺破人的肌膚,瘋狂的吞噬鮮血。

    湯姆等幾個外國人想要上去幫忙,卻又不敢上去,面對這未知的中國鬼怪,他們的武器完全失去了作用。

    隨著古尸越來越用力,盧克索的脖子上的皮膚已經被完全撕開,鮮血就像是不要錢的噴泉往外噴。

    盧克索的雙腿不斷地做著最后的掙扎,可是完全無法逃離被古尸禁錮的魔爪。

    他滾燙的鮮血一邊將自己的衣服染紅,一邊噴灑到了古尸的身上,刺激的古尸發出吼叫。

    “盧克索……”

    梵蒂斯和盧克索關系最好,都是來自于同一個地方,經常一起參加傭兵活動,聽到盧克索凄慘的叫聲,想要上去幫忙。

    “不要去,盧克索不行了,先撤退……”

    湯姆攔住了梵蒂斯,看著已經失去動力的盧克索,冷靜的叫大家往前跑去,古尸站住了他們進來的通道,為了逃離魔爪,只能向前跑。

    四叔拉著王曉鷗的手就快速的往前跑去,這個古尸太尼瑪嚇人了,人高馬大的洋鬼子雇傭兵都像是小雞仔似的被活活掐死,他和王曉鷗這點斤兩估計死的更快。

    看著身邊被嚇的面白唇白的王曉鷗,四叔心底一陣的后悔,真不應該帶著小子來,要是出啥事……呸呸呸!!!四叔心一橫,就是自己死了,也不能讓這小子死。

    有一件事,別人不知道,但是他自己才清楚,為了王曉鷗,他可以連命都不要。

    王曉鷗被四叔拉著一路狂奔,但是年輕人就是好奇,還悄咪咪的回頭看去,卻發現了讓他膽戰心驚的一幕。

    古尸將已經快要斷氣的盧克索向空中一拋,雙手快如閃電般抓住盧克索的雙腿,凌空,用力一撕,活生生的將洋鬼子撕成兩半。

    “啊!!!”

    盧克索臨死之前最后的吶喊聲充滿了絕望與恐懼,之后他的內臟全部揮灑在了空中,鮮血如雨,散落在古尸的周圍。

    如勐鬼出籠,如身臨地獄,古尸的身上掛著盧克索的腸子,淋滿了盧克索的鮮血,古尸的手中還握著盧克索依舊跳動的心臟,一口咬了下去。

    “嘔~~~”

    王曉鷗看到這一幕,差點就嘔吐了出來,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腳底冒出,瞬間遍布了全身。

    在一伙人極速的奔跑中,快速的通過了本就不長的過道,直接鉆入了山洞中。

    四叔帶著王曉鷗跑在最前面,另外三個外國人緊跟其后,為了防止后面的古尸追殺,他們進了山洞之后沒有停止腳步,繼續往前跑。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