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強小說網 > 精品小說 > 妻如針 刺我心 > 妻如針 刺我心(07)
    作者:魔師28年11月13日“老婆,你看著點三叔,我去買一些清潔用品,我給三叔擦拭一下臉部,先做一個簡單的清潔吧……”

    我轉頭對著袁媛說道,因為三叔有嚴重的感冒發燒,所以一時半會不能洗澡,但是用水擦拭一下身體,還是有助于給他降溫的。

    “我去吧,萬一三叔醒了,或許只有你能安慰他一下。”

    袁媛乖巧的答應了一下,之后轉身走出了病房。

    整個病房陷入了安靜之中,我看著病床上蓬頭垢面的三叔,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小時候的回憶都涌入腦海,說實話,怪我自己啊,自己工作后一直忙碌,自己過的風生水起,卻讓自己唯一的至親差點喪命,活的不如一只寵物狗,我絕對以后要把對父母的孝心傾注在三叔的身上。

    沒過多久,袁媛拿著臉盆等洗漱用品走了進來,看樣子她是一路跑回來的,速度很快,不過她體力很好,臉不紅不喘。

    “袁媛,你出去一下吧,我給三叔擦擦身子……”

    我拿著洗漱用品,轉頭有些為難的和袁媛說道。

    “我幫你吧,你自己一個人不方便的……而且你自己都不會整理自己呢……”

    聽到我的話之后,袁媛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三叔,之后嘆了一口氣說道。

    “可是……畢竟三叔是一個大男人,而且身上說不準會有什么惡心的東西,還是我來吧,你去給三叔買幾套衣服,你買衣服的眼光我信得過……”

    我有些為難,到時候我準備把三叔的衣服都脫光,那樣豈不是被袁媛看光了?而且說不準三叔身上有什么東西,會不會讓袁媛感覺到惡心?“那好吧,我去買衣服,如果實在不方便,你就讓護士幫忙,沒有什么的,這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袁媛知道我心底善良,所以不愿意讓護士給三叔清理,所以她臨走的時候勸了一句。

    袁媛走了,我開始給三叔脫去衣服,和我預想中的一樣,三叔的身上也長滿了紅疙瘩,只是沒有臉上和手上那么密和那么大。

    三叔的身上卻很白,不想臉部和脖子那么黑,但不代表三叔的身上干凈,脫衣服的時候,皮屑隨之脫落不少,像雪花一般,如果被袁媛看到,她又要惡心了。

    三叔身上之所以這么白,是因為他穿的衣服很多,從他瘋了開始,無論冬天還是夏天,他都穿著厚厚的衣服,而且穿了好幾層,頭上還帶著棉帽子,就算夏天光膀子都熱,三叔也一直穿著。

    按照醫生的說法,是因為三叔心中一直沒有安全感,穿的越厚,他心里感覺越安全,所以從那以后,三叔身上都穿著厚厚的好幾層衣服,頭上甚至會帶著兩層以上的帽子,也因為此,三叔的身上被衣服遮蓋的地方很白,甚至白的過分,皮屑也很多。

    我到衛生間打了一盆水,之后用毛巾開始給三叔擦拭身體,從臉部開始。

    擦拭趕緊后,三叔臉上的疙瘩看的更清晰了,不由得讓自己的手有些發麻,太麻人了。

    當我擦拭到三叔脖子兩個肉瘤的時候,摸著那軟軟的肉瘤,心底有些發麻,發涼,怪不得袁媛會嘔吐,自己摸著感覺到胃里有些翻滾,或許時間長了自己就會習慣了吧。

    三叔身上的皮膚十分的松弛,因為他太少了,也因為受了太多的苦,又常年穿那么厚的衣服,所以身上的皮膚十分的松弛,我用毛巾擦拭的時候,毛巾一推就可以堆起一排褶皺的皮膚,而且他雙腿兩側還與兩個肉瘤,身上還布滿了傷痕,也知道是自己摔的還是被別人打的,還有不少的疤痕,或許他平時大大咧咧,自己也不知道疼痛,擦拭完三叔的身體后,就只剩下他的胯部了。

    我把臉盆的黑水倒掉,重新換了一盆干凈的水,回到床邊后脫去了三叔已經不能叫內褲的破爛內褲,三叔渾身一絲不掛了。

    只是脫去三叔的內褲后,我不由得驚呆了,不是因為三叔的胯部皮膚不好,也不是因為三叔的胯部也長滿了疙瘩,而是因為三叔胯部那碩大的陰莖把我嚇了一跳。

    此時三叔的陰莖軟趴趴的耷拉在胯部中央,周圍是黑密的陰毛,雖然還沒有勃起,但目測至少有十五公分左右,比我勃起還要長。

    這真的是黃種人的陰莖嗎?雖然自己一直很正直,但是大學宿舍的時候,也聽室友討論過,歐美人和黑種人的陰莖也不過與此吧。最新222點0㎡我平復了下來,還次見到這么雄偉的男性本錢,看來三叔當年能夠娶到貌美如花的三嬸,不只是因為他長得帥,唱歌好,更重要的是擁有一個能夠征服任何女人的男性本錢。

    我把毛巾清晰了一下,之后用手指捏起了三叔的陰莖,之后開始給他擦拭。

    說實話,我的手還是次觸碰別的男人的陰莖,心中不免得有些別扭,還有那么一絲不舒服。

    但這是自己的三叔,自己只能強忍著心中的那一絲異樣。

    我此時憋住氣,因為三叔的陰莖實在太臟了,而且那股尿騷味撲鼻,不知道三叔多久沒有洗澡了,這股體臭味讓任何人聞了都會瘦不了。

    我把三叔陰莖的包皮擼開,結果龜頭和冠狀溝里竟然有粘粘的白垢,就像是面粉一般,這股味道更難為,而且這些污垢……“嘔…………”

    我終于受不了,跑到衛生間嘔吐了起來,我嘔吐了很久,差點把自己的膽汁吐出來。

    我把自己胃里的東西都吐出來后,終于好了一點。

    袁媛隨時會回來,所以我要趕在她回來之前把三叔清理完畢,我趕緊走出衛生間,繼續給三叔清理,等我終于給三叔清理完全身,給他涂抹上消毒液后,我給三叔蓋上了被子。

    而我此時已經筋疲力盡了,我把盆里第七次換的黑水倒掉,之后在病房里噴上空氣清新劑,最后把一罐清新劑噴射的只剩半罐,病房里的味道才好一點。

    我把三叔的舊衣服裝入垃圾袋中,之后系的緊緊的,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之后在走廊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正在這個時候,袁媛正好拎著衣服回來了,她遠遠的看到我,之后快速跑過來,拿著紙巾給我擦汗,同時她的鼻子抽動了一下,看來我身上剛剛沾染了三叔的味道,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

    等我和袁媛再次進入病房后,發現三叔已經醒過來了,只是瞇著眼睛,似乎還有些迷迷煳煳。

    我趕緊走了過去,把衣服袋子放在床邊,同時把三叔的被子蓋好,因為我看到三叔似乎有些冷。

    “三叔,三叔,你感覺怎么樣?還認不認得我?”

    我趕緊對著三叔叫著。

    “三……三叔?”

    三叔看著我,迷迷煳煳的嘟囔一句,眼中沒有一絲的清明,一直以來他就瘋瘋癲癲,但還是有一定的智商,如果沒有智商,他也不會懂得照顧自己,只不過他的智商還比不過一個十歲的孩子。

    “你看看我是誰?還認不認得我?”

    我抓著他的手問道,此時我眼角有些濕潤。

    “寶…………”

    三叔看了我許久,之后有些害怕的嘟囔了一個字,但是聽在我心里卻是那么的溫暖,不知道多久沒有聽到過別人叫我這個小名了。

    我小時候的名字叫李寶,親屬和家鄉的人都叫我小寶,之后我上了大學后,我把名字改成了李闖,一來是因為李寶太土氣,別人笑話,二來改成“闖”

    字,用來給自己打氣和激勵,告訴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

    “對,我是小寶……”

    看到三叔還認識我,看來他的病情還和以前一樣,沒有嚴重,也沒有好轉,因為小時候他就瘋瘋癲癲的叫我寶,我倆還一起去果園偷過果子吃,因為他瘋了之后智商很低,反而和我們這些小孩玩的很投機。

    “寶……餓…………”

    三叔看了我一會后,嘟囔了兩個字。

    “好,我現在讓人去給你買東西吃……”

    三叔能夠說的話不多,“餓”

    這個字是他一直以來說的最多的一個字……還沒有等我說話,身后就響起了開門的聲音,袁媛已經時間出去買飯去了……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